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当年,是他藏起了朱德的扁担(2000-03-传奇人生)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6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16日
         
          一篇《朱德的扁担》的文章在我国几乎家喻户晓。文中说,三个小红军战士为了不让朱德过于劳累,偷偷藏起了他挑粮食用的扁担,结果被朱德找到后,在扁担上写了八个字:“朱德扁担,不能乱拿。”日前,记者采访了这位当年出主意藏朱德扁担的小红军 。他讲述了自己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

                              当年, 是他藏起了朱德的扁担 
                                □ 徐先友 孟 冉
          

            朱俊才,1912年出生于河南省方城县二郎庙乡徐岗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从12岁开始跟着做小生意的叔叔谋生。15岁时,他离开家乡参加了红军。
          朱俊才加入红军后,专门负责递送文件情报,那些文件都是为南昌起义作准备的。朱俊才参加红军之初,每天的任务就是与一群20岁左右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人一起训练、一起听一些他叫不出来名,但却明显感到与众不同的人讲课。那些人中间便有周恩来、刘伯承、恽代英、贺龙等。
          这期间朱俊才主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负责往南昌市区的一些地方送信。至于信的内容,有纪律要求不能问。
          1927年7月31日下午6点左右,上面传下了话:所有人员晚上一律不准睡觉,全副武装,随时待命。晚上9点左右,一批批人肩扛步枪,行动快捷地开始往外走。朱俊才和几个战士负责随时与一些领导同志联系。夜里11点半左右,南昌的街面上开始传来一些零星的枪声,接着便听到街上人声嘈杂。约到第二天凌晨时分,外面枪声大作,此起彼伏,叫喊声响成一片。8月1日上午9点左右,朱俊才所在部队占领了南昌市。
          事后,朱俊才才知道,那场战役就是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当时他送出去的一些信件和资料都是为起义作准备用的。
          上井冈山后,朱俊才成了朱德的通讯兵。为了不让朱老总累着,他和另外两个小战士商量后藏起了朱德的扁担。
          由于遭到敌人地方武装的封锁,井冈山时期的生活十分艰苦。为了解决吃饭问题,虽然红军战士自耕自种,但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粮、盐、油等仍十分紧缺,红军决定到山下三十多公里外茅坪去挑粮食。
          从井冈山去茅坪的路全是羊肠小道,很不好走,加之敌人还经常在途中伏击设卡,因此挑粮十分危险。为朱老总的健康和安全,朱俊才多次劝他,不让他去挑粮,可朱德就是不同意。
          一天晚上,朱俊才和一位山东籍战士商量怎样才能让朱老总不去挑粮。那个山东籍战士说:把他的扁担藏起来不就行了?没扁担朱老总怎么挑?朱俊才一听,这主意不错,便偷偷拿出了朱德下山挑粮用的毛竹扁担,趁夜送到山下约七八公里外的一个叫毛四明的农民家里藏了起来,并告诉他,这扁担放在这里对谁也不要说。
          回到井冈山上时已快夜里12点了,朱俊才心里特别高兴:这下朱老总可得好好歇歇了。没想到,过了几天,朱德找不到扁担,急得见人就训。朱俊才又得意又害怕,得意的是,朱老总不用挑粮了;害怕的是万一露了馅,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一天,朱俊才正在洗衣服,朱德走过来,对他说:走,跟我去山下走走。两人来到山下,朱德直奔几个老乡家,最后还是找到了被藏了几天的扁担。为了扁担不再丢失,朱德借毛泽东的毛笔,在扁担的里面写了“朱德扁担,不准乱拿”几个字。
          事后,朱俊才左想右想感到办了错事,心里不踏实,便主动承认了藏扁担的事(怕其他两个战士受罚未敢说出他们的名字)。朱德听完后笑了:“你姓朱,我也姓朱,咱们是一家嘛!我跟大家一样要吃饭穿衣,为什么你们能干我不能干啊!”
          过去的事不说也罢,我现在的愿望是:平平凡凡地生活。
          朱俊才转业回乡,被安排在方城县粮食局中心粮站(现在的称呼)任仓库管理员。
          几十年来转战了大半个中国的朱俊才,对组织上的这个安排十分满意,他没有更高的要求。他说,我就是个普通人,这种平凡的生活最适合我。
          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朱俊才一干就是14年。1965年,离休在家的朱俊才感到自己仍然能为国家出力做事,又主动要求回到单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搞搞卫生、帮单位种种花、养养草,单位开会或有什么活动,老人便帮着搞接待。因为他从不提及以前的事情,与他相处了几十年的同事,也只是知道他当过兵打过仗而已。
          1989年底,朱俊才因年事已高,无法继续工作,回到家中休养。
          采访中,闻讯赶来的朱俊才家的邻居告诉记者,老人从不拿自己的资历为家人讨方便,甚至二儿子朱桂雨从部队转业后,没法及时安排工作,在街上靠蹬人力三轮车养家,老人也从没找过任何领导。说到这时,坐在一 旁的朱桂雨不好意思地笑了:“父亲一辈子搞革命,他的思想是从不占公家一丝便宜。我不能因自己的事儿,伤了他老人家的自尊。”
          朱桂雨还告诉记者,自从知道了父亲的往事后,平日里更加小心,绝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因为父亲在家里经常告诫我们,一切要靠自己 。我们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啊!坐在一旁听着我们说话的朱俊才,却连连用不清晰的声音大声劝止:不说了,不说了,说那些干啥!革命中死了多少人啊!我能活着回家就知足了。老人再次泪湿眼眶。
          老人说,我惟一心愿是能看到台湾回到祖国。
          如今的朱俊才老人,每天过得依旧平凡:早上起来散散步,没事时和一些老邻居坐在一起聊天说笑,老人的大儿子朱桂云说,老人因年纪大了又没有文化,平常没啥嗜好,只是特别爱看电视,尤其关心国家大事。朱桂云告诉记者,1997年香港回归前一个多月,老人便开始不停地问他:还剩多长时间了?该回归了吧!而在回归当日,老人竟然像孩子一样把椅子搬到电视机前,再也不愿离开。当看见中国的五星红旗升起时,他站了起来,以手齐额,敬了个标准军礼。去年,老人又迷上看电视了,因为澳门又要回归。老人还经常跟他们兄妹念叨说,祖国现在强大了,不再受人欺负了,好啊!好啊!如果台湾哪一天也能统一到祖国的大家庭里,我就是等着这一天了。
          采访中,老人靠在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墙上那幅不知挂了有多少年的毛泽东画像陷入沉思。记者问他现在过得是否顺心。老人用手指着宽敞明亮的房子,指着家里的电话、电视机啧啧赞叹: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日子比神仙还要好。
          老人说,我还是个战士,只是现在已老了,要给政府添麻烦了。有一天,我死了,我会把现在的好日子告诉九泉之下的同志们,让他们放心。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