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半个多世纪的牵挂(2000-07-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1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1日
         
        丢失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栖身何处
                                     半个多世纪的牵挂
                                      □ 常敬竹

          去年秋天,来自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位中外学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集会,纪念北京猿人头骨发现70周年。会上,一位体态龙钟、发白如雪的老人眼含热泪说:“那些丢失的头骨是人类祖先的化石,但是从感情上讲,它们就像是我的孩子,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它们,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它们究竟在哪里啊?”这位耄耋老人,就是中国科学院终身院士贾兰坡。
          92岁高龄的贾兰坡,在64年前的11天当中,又连续发现了3个头骨、1个下颌骨、3颗牙齿及大量石器,震惊了全国和世界。
          这些珍贵的北京猿人化石,原来一直珍藏在北京协和医学院B楼底层一个房间的保险柜里,原本是十分安全的。1941年日本侵华不断深入,北京的一些机构和单位也相继被占领,在北京的外国人纷纷逃回本土,由美国人开办的协和医学院也准备撤离北京。时任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的翁文灏同协和医学院行政负责人胡德恒经过紧急磋商,决定将化石运往美国保存。
          就在这一年初的一天上午,北京猿人头骨同一批重要的灵长类化石被装入两个用白木板做成的箱子里,上面分别标有CAD1、CAD2字样,送到了协和医学院总务长博文先生的办公室。这是关于这批珍贵化石最后的确切记载,此后便不见踪影了。关于它们的下落和去向,后来演绎成许多传说和猜测……面对种种传闻,贾兰坡表现得颇为冷静,他分析化石去向有三种可能,而最大的可能是当时被日军随手丢弃了,因为只有专业考古人员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另一种可能是被日军掩埋在某个地方了,以待日后处理,第三种可能是流向美国了,但至今未见在美国露面的报道。
          老年的贾兰坡,在继续科学研究的同时,从来不曾放弃过对那两箱化石的牵挂与寻找。
          如今,贾兰坡已是耄耋老人了,居住在北京西郊一座陈旧简朴的红色砖楼里。因为患有严重的眼疾,平素只能看到一线模糊的光亮,即使是在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客厅、书房、卧室里走动,也需要用手摸着墙走路。这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大不便,更影响了他的研究工作,原来的外文打字机已经彻底看不清楚了,他只好戴着二百多度的放大镜在稿纸上写文章。贾兰坡常说:“我今生今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些遗失的北京猿人头骨化石,这几乎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北京猿人的发现,使人类对自己的认识有了本质的变化,在这个发现以前,人们对人从猿进化的这一理论缺少依据,达尔文的进化论、爪哇猿人的发现都曾被斥为怪论。是北京猿人遗址的发现,使这一切成为无可辩驳的事实。可这一成果尚未认真研究,其中最珍贵的部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却下落不明,实在令人痛心不已。”
          为了早日找回国宝,贾兰坡曾作过种种努力,但均以失败而告终。1999年,他与中国科学院14位院士联名发表倡议书:“随着多数当事人和知情人的辞世或年逾古稀,我们寻找丢失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希望也越来越急切,在世纪中叶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遗失,而人类将告别这个世纪的时候,它们仍然不能重见天日,即使它们已经毁于战火,我们也应该努力找到一个确切的下落。否则,我们又将如何面对后人?”
          可是,在历经半个多世纪后,谁又能说得出那些国宝究竟栖身何处呢?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