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我的农友小立子

作者:史成恩浏览次数: 日期:2019-05-31

?1年了,这些年来,我常常回想起农村生活的一幕幕,也常常梦到我们村里的年轻人……
下乡的地方离沈阳不是很远,如今已成为沈阳市区的辽中县。当时青年点里10个人,除了我几乎个个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老二和老五谭森然、谭毅然哥俩笛子、二胡、小提琴吹拉弹奏样样精通。老四刘秉辰木工活干得好,用一块木头自制一把柳琴,也能弹出曲子。我也买了一把二胡,整天学着他们拉着难以入耳的“咸菜疙瘩”。那时,生产大队成立文艺宣传队,他们都是骨干,屋里又多了手风琴、扬琴、锣鼓等乐器,吸引青年社员和外队知青常来这里吹拉弹唱,共享劳动之余的快乐。
我们生产队的小青年吴润海,小名小立子,是青年点的常客。那年,他14岁,父亲去世多年,大哥是教师,已经分家另过;二哥参军在外地。家里只有他和老母亲一起生活。在同龄孩子中,他超常聪明伶俐,村里人说他“眼睛一转一个心眼”。他与比他大的青年在一起,爱说爱笑爱打爱闹,赢了乐败了哭,绝不委屈自己。别看他没读过几年书,但记性特好,那《水浒传》中的故事情节和一百单八将的人名绰号,他都记得滚瓜烂熟,出口就是一段。
小立子是瘦高个,腿长胳膊长,轻轻一抬腿就能跳过一米四;他跑得也快,哪有事哪到,缺不了他。他脑袋转得也快,想出来钱道:下拍子打只黄鼠狼到集上卖了,真就买了台旧自行车骑回来。有时,小立子天黑后找一处小河沟,半夜就能驮一桶鱼回来,大人也鬼不过他。
他看成立了文艺宣传队,也想学二胡。没钱买二胡,就锯一段圆木棒抠成圆筒,去树林里捉一只大蛤蟆,剥了皮蒙上,再削一根木棍做琴杆。一个农家有两根琴弦,小立子中午就去稻田地的水沟边捉了二百只蛤蟆换来琴弦。大功告成后,他晚上拿着自制的二胡来到我们青年点,拜老二谭森然为师。他学琴进步很快,过段时间因为他调皮爱闹,老二不愿意教他了。他却自诩说:“二哥不敢教我了,是怕我超过他。”
小立子初中毕业回队干活,跟车去沈阳送菠菜籽。在返回的路上吃饭,大人喝白酒让他喝啤酒,他不示弱,跟着喝了一大碗白酒。回来的路上,他又要赶车,结果险些把车赶进沟里。进村时,他已呼呼大睡,叫都叫不醒,大人把他抱下车,怕他家老太太怪罪不敢让他回家,在别人家睡一夜。
我们离开农村回城后,听说因为小立子聪明能干,生产队长把自己漂亮的老妹嫁给他做了媳妇,日子过得很充裕。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小立子第一个在村里开起了小卖部。进城上货、商品定价他一人说了算,把村里公家商店都“挤对”黄了。
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半拉子”,已经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最近青年点的同学们聚会提起小立子,有人说:“小立子如今鸟枪换炮了,小卖部发展成经营日杂、化肥、农药的农资大商店了!”我真的想再见见当年的小立子—如今的“大老板”。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