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险渡老鸦滩

作者:董朝佐口述 扈自存整理浏览次数: 日期:2019-03-06

1965年3月,我们这一支部队的300名官兵集体置业到地质部南江大队(今重庆市地勘局南江水文地质队),投入如火如荼的三线建设—成昆铁路勘察会战。
入伍前,我曾在工厂当钳工三年,因专业对口,我有幸被分配到大队车间搞钻探设备维修工作。当时,南江大队队部在川、滇交界处金沙江畔—鱼鲊,主要承担渡口(攀枝花)至广通段铁路的地质勘探任务。勘探施工点多数分布在沿金沙江云南一侧。一天,车间主任告诉我,在莲地隧道施工的一台钻机出故障停钻了,派我紧急去抢修。莲地位于金沙江鱼鲊渡口下游。去莲地的途径有两条:一是走旱路,翻高山攀悬崖,有几十米要手脚并用才能爬过去,而且要走五六个小时;二是走水路,乘船半个小时即可到达。为了抢时间,我不顾个人安危,决定乘船去莲地修钻机。
金沙江鱼鲊渡口至莲地航段,滩多水险,行船最危险的就是过老鸦滩。此处两岸是100多米高的悬崖绝壁,七八十米宽的江面被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挤成仅有约20米宽的槽形水流,江水从中急速泻下,高差达两米有余,江水冲击岩石和泻流的响声传至数里之外。当地有童谣:老鸦滩,老鸦滩,十次行船十次险。在这里,船毁人亡的事曾多次发生。为保证人员和物资安全,南江大队聘请当地最有名的水手杨老倌为我们划船。据说,红军长征渡金沙江时,杨老倌曾为毛泽东划过船。
上午9时,我背起工具包,登上木船,同行的还有大队党委书记李景元等人。小船顺水而下,乘风破浪,闯过一个个急流险滩。不久, 我们听到下游传来的哗哗响声。杨老倌反复叮嘱我们:要过老鸦滩了,大家要保持镇静,不要惊慌,不要乱,要保持船的平衡。大家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我两手紧紧抓住船舱隔板。进入老鸦滩时,小船在巨浪中时隐时现,一下爬上浪顶,一下跌入浪谷,有时左右颠簸,有时船体几乎垂直起来,一不小心人就会被抛到水里。水溅得很高,把衣服都打湿了。一船人气都不敢出,一点都不敢动。我当时心里怦怦直跳,两眼盯着船工,紧张的几分钟让人感觉时间过得太慢。终于渡过险滩了,上岸后,我瘫在地上很久才回过神来。赶到工地已是10点钟了。在钻机工人的配合下,钻机很快恢复了正常运行。
今年将迎来成昆铁路通车49周年,我为自己当年能参加成昆铁路建设而感到自豪。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