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在集体户过年

作者:王宝发浏览次数: 日期:2019-02-28

时间过得真快,到农村插队一晃近50年过去了,多少往事如烟,然而当年在集体户过年的日子却永生难忘,至今历历在目。
1969年3月1日,我们这批68届高中、初中的毕业生乘火车首批奔赴祖国边陲—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县敬信公社小盘岭大队插队落户,一眨眼工夫,迎来了1970年的春节。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在上海过年的,这回却在异地他乡,且在少数民族区域,确实是破天荒头一回,尤其是大年三十,是全家团圆、亲人团聚的良辰吉日,而我们这次过年却远离上海、远离亲人,的确非同寻常。
当时我们居住的集体户,坐落在小盘岭下,是三间破旧简陋的草屋。为了在集体户过年,知青们忙开了。早在大雪封山之前,我们用牛车从山上拉来了柴火,小山似的堆在集体户场地,我和周兆麟两人抡起斧子,一斧一斧地把废弃的树木砍成一根根板柴,整齐地码在场地上,为女知青烧饭烧水做好准备。陈伟国主动到郑阿妈尼家去帮助她家做打糕,用木榔头一锤一锤地打。为表谢意,郑阿妈尼特地托他给集体户捎来了打糕和蜂蜜、红豆粉。贫下中农户长朴万吉的妻子还给集体户送来了亲手做的鲜族酸辣菜,大队为了让我们知青过好春节,破例杀猪,新鲜的猪肉分给了全村20多户农民和集体户。这下知青们乐坏了,集体户事务长俞维珍领着女知青烧水烧菜,一派忙碌的景象。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集体户里点起了煤油灯,顿时照亮了集体户伙房。只见伙房炕上几张木桌上放满了红烧肉、打糕、酸辣菜、酱木里汤,在那艰苦年代,物质贫困的条件下有这样一桌菜还算是比较丰盛的。须知,在当初插队落户的日子,一年到头吃不到肉,闻不到荤味,是司空见惯的。此时,我们集体户的17位上海知青,其中9位男知青、8位女知青欢聚一堂,盘腿坐在炕上的几张木桌旁,就连与伙房相通的两间草屋的炕上木桌旁也坐满了人,嘿,真是热闹!不知是谁还特意到邻村的小卖店买来了白酒,更增添了喜庆的气氛。正当大家谈笑风生、共庆佳节之时,大队党支部书记高元实和贫下中农户长朴万吉前来集体户看望大家:“我们来给大家拜年了,祝知青们新年快乐!”他们代表大队和贫下中农问候的话音刚落,集体户的几位男生忙拉着老高老朴在自己桌旁坐下,一起喝酒,共吃年夜饭。
记得那晚零下十多度,东北的冬天是寒冷的,但我们的心是火热的。室外寒冬腊月,室内温暖如春,我们上海知青第一次在集体户过年,有大队领导和贫下中农陪伴,就好像在家里一样,感到格外亲切,度过了这温馨而又难忘的除夕之夜。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