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拍了62年的全家福

作者:杜 东浏览次数: 日期:2018-05-31

喜欢那句话:有一种幸福,叫圆满,有一种圆满,叫全家福。它是家庭温馨的完满。对于我家来说,老一辈留下最宝贵的财富,是一帧帧充满亲情、温暖的全家福照片。
按照惯例,去年我家在除夕这天,又在哥哥的新家里欢聚一堂准备吃年夜饭,当然,饭前必须先拍下一张全家福。望着这张相片上每个人幸福的笑脸,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叫64岁的哥哥又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另外两张无比珍贵的全家照—都是我家在上世纪60年代在大连拍的老相片。仔细地端详,勾起了我对以往的回忆,那一瞬间,我发现了新旧相片的不同:多了新人、走了老人。40多年过去了,那曾经深爱我们的父母,早已消逝在这世界。
老的全家照让我穿越回过去。我的祖籍在山西静乐县一个叫杜家村的地方,1937年年初,父亲在他18岁时参加了革命,在县游击大队三区牺盟会当通讯员、武工队长和抗联主任。母亲出生于安徽桐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为反抗家庭包办婚姻,投身革命,和文化程度不高的父亲在西安结合。我家是在1955年春天搬到大连的,已62年了,可那时我才出生40天。
我家也有许多类似《时间都去哪了》里那样的全家照。记得我小时候,母亲每年都会细心组织全家去拍一张全家福,那时,好动的我最不愿意在照相馆被老师傅摆弄来摆弄去,还是妈妈用一些溜溜球、小人书哄我才就范。可惜有些全家照在几次搬家中已经找不见了。我和哥哥戴红领巾的全家照是1962年在大连友好广场新新摄影社拍的。那年我家是四喜临门:我入了少先队,哥哥当上了中队长,中校军衔的爸爸担任了部队团领导,才16岁的姐姐又光荣入伍,到解放军护校当了兵。
另一张全家照是在1969年春拍的。那时新新摄影社已改名为东方红摄影社。从照片上可以明显感受到“文革”的痕迹:爸爸肩上的军衔不见了,被一颗红星、两面红旗的帽徽和领章所代替;全家五口人都不例外地在左胸口佩带着各式各样的毛主席像章。在大连31中读初中的我,还专门挑选一枚特大的像章挂在脖子上,现在再看,很有意思。这张全家福还有一层格外的纪念意义:因为那年的3月和12月我与哥哥也都子承父业,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解放军战士的行列,当上了通信兵。
父母拍下的全家照,后来成为家规,一直延续至今,为我们后一辈做了榜样。虽然两位老人都不在世了,我们姐弟三人也都有了各自的家,有子有孙了,但我们的“大家”依然不散,年年坚持拍全家照。大家互亲互爱互助,一家有难,大家帮助。记得前两年姐姐的心脏病需要做换瓣大手术,大家轮番照顾、鼓励,度过了生死关。今年初,嫂子李清又因病不能行走入院治疗,全家人又互相帮助渡难关。
在我看来,全家合影抵万金,家和万事兴。这么多年了,尽管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唯有当年老照片留下的亲情一成不变。一大家人平安祥和,同力同心,头些年,每年除夕都要到姐姐家过年吃团圆饭、拍全家照,后来改在饭店吃,三家轮流做东,为此,哥哥还专门参加摄影班,提高了拍照技术,这种全家人在一起似花香茶醇的感觉,会叫人藏在心里,转给后代,守一辈子!这不,今年全家一下聚齐了10多口,其乐融融。

所属类别: 资讯·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