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郇崎:被领养不过是换了种活法

作者:李仲文 汪 磊浏览次数: 日期:2018-05-22

空巢10年终求人领养

谈及当初登报求人领养,郇崎并不太接受“悲凉”之类的评价,他强调这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更愿意把这当成是破解养老困境的另类尝试。
郇崎1999年从常州戚墅堰区老龄办主任的位置上退休。同年,他的妻子去世。郇崎曾经请过一位保姆,2005年,保姆回了老家,郇崎自此成了空巢老人。郇崎的老家在山东青岛,亲戚基本上都在山东。他的儿子虽然也在常州,但两家相隔20多公里,平时来一趟不容易,而且因住房等原因,儿子也没法把他接过去同住。郇崎的孙女已经出嫁,平常来探望得也少。郇崎评估认为:儿子和孙女都不具备帮助他居家养老的条件,自己终究得另谋养老途径。
这几年,随着病痛增多,腿脚无力,加上视力模糊,郇崎越来越感到生活吃力。2015年春节,他在报纸上看到有人在福利院领养孩子的报道,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小孩可以被别人领养,空巢老人怎么就不能被领养?
根据郇崎的领养公告,如果能找到一个合适的“领养家庭”,他愿意拿出每月6000多元的退休金跟对方共享。如果是住到对方家里,他在戚墅堰西街的住房出租后所得租金也可以给对方。自己百年之后,对方家庭只需把他和老伴儿安葬到一起,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丧葬补贴。如果有家庭有意领养他,又没有房子,也可以住到西街跟他一起生活,非但不收房租,退休金和丧葬补贴也都归对方。


 

真正是换了一种活法

郇崎开出的“条件”显然足够诱人,在求领养公告登上当地媒体后,数以千计的陌生人来电表达领养意愿。其中,中年离异一直独居的吴梅留给郇崎的一张字条打动了他。吴梅的父母跟郇崎住在同一栋楼,她当时的想法是,父母年纪大了,如果她能一边“工作”,一边兼顾照料父母,也算是两全其美。吴梅当时在字条上承诺: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郇崎的生老病死。
与吴梅结对成功,郇崎身边的一些朋友并不看好,认为他这种求领养的方式是在挑战“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郇崎的儿子事后也有顾虑,可面对父亲“你能养我吗”的质问,也只有无可奈何,而外界也不乏质疑之声。
但真正对养老生活的改变,只有郇崎最清楚。吴梅住进来后,家里的卫生、吃饭、陪伴等一系列问题都迎刃而解。郇崎感慨道,“真正是换了一种活法”。有了吴梅,他橱柜里原来的方便面不见了,家里常备水果、牛奶,餐桌上鱼、虾、鸡总少不了。早饭后,吴梅会给郇崎朗读小说、哲理故事,之后是量血压、张罗午饭。下午,他们会一起看电视消遣。“平板电脑也是小吴帮着买的。”郇崎说,现在身边有个人陪着,连电视剧都好看些了。更难得的是,吴梅住进来后,郇崎家沉寂了10多年的老房子也热闹起来。吴梅经常准备好水果点心,邀请亲戚、邻居到家里来做客,这让郇崎倍感温馨。


 

经验谈:领养模式要过四关

对于自己的领养模式,郇崎认为,基本上与“双向选择、互利共赢”的初衷吻合。虽然领养生活早已步入正轨,但当初的磨合过程也经历不少困难。在郇崎看来,如果有人想要效仿自己,最起码要经过四大关卡。
  

第一关:性情习惯磨合

郇崎说,自己刚和吴梅住一块儿时,就发生过两次矛盾,虽然看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却险些让两人分道扬镳。
有一次,吴梅没有打招呼就私自外出了,郇崎在家等了很久非常着急,打电话也没人接。几个小时后,吴梅回到家,她赶紧道歉,说自己临时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妹妹,其间没有看到电话,并保证以后外出,一定会提前告知郇崎。
另一件小事是关于开空调。一到夏天,郇崎喜欢整天开空调,可吴梅却不习惯家里这么冷,等温度降了点就会关掉。两人为开关空调的事情开始拌嘴。这次,又是吴梅主动示弱和解。
“每一次都是小吴让着我。”郇崎说,自己性格耿直,说话很直接,看到吴梅一再忍让,自己也开始改变,主动寻求平衡。
吴梅则看得开,“他是老人,我有什么非得计较的呢?”

 第二关:外界非议 

既不是父女、亲戚,又不是雇主和保姆,一男一女住到一起,外界难免有些风言冷语。“有一次,小区旁边一个店老板看到我独自出门,就大声问:‘就你一个人啊,你‘老婆’呢?’”郇崎知道对方是在说吴梅,他也不跟对方吵,“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不过时间长了,周边邻居也慢慢理解了这种关系,有人还主动向郇崎打听这种养老模式的操作方式。
  

第三关:照顾难题

这一关对领养人的考验特别大。郇崎目前正处于这一阶段,“老人能自理,双方还能和睦相处,可一旦疾病增多甚至久病在床,常年伺候的麻烦,一般人很难承受”。
在被领养一年后,郇崎的疾病越来越多,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脑梗……吴梅很有耐心,她带着郇崎到处求医,挂各种科室的专家号,让医生给每种病拿出具体治疗方案,通过药物加上饮食调理,高血压等很多病都得到了稳定的控制。然而,腰椎病和白内障的问题一直没有办法,这一年多来,郇崎的视力越来越差,这才出现文章开头所说的抑郁症。
“她很细心,看我有腰椎病,夏天都给我垫八斤重的棉被,还督促我不要在地板上睡觉,带着我去小区健身器材上锻炼。”对吴梅的照顾,郇崎感恩在心,一次吴梅不小心感冒,躺在床上无法起身,看不清东西的郇崎就摸索着找来感冒药。
   

第四关:精神领养

在郇崎看来,最难的一关是精神领养。“如果这种领养模式最终不能接近亲情关系,估计也很难持久。”
在吴梅看来,领养者绝对不只是需要打扫卫生、做做饭,更多是陪伴和支持。每当郇崎的心情出现变化时,吴梅都会主动找机会沟通,让他尽量将心中苦闷倾诉出来。“老人的情绪多变,如果你不及时疏导,就会造成隔阂。”
郇崎的视力问题是最打击他的地方,他经常因此伤感,几天吃不下饭。吴梅只好想办法哄他开心,当得知郇崎喜欢读书时,就当起了朗读者。平时,吴梅还经常带郇崎出门散心,逛公园泡温泉吃美食。
“这个世界我虽然看得不清楚,但我听得出,是越来越美好了。”郇崎鼓励像他一样的空巢老人,都主动想想办法,“养老问题一个人真的扛不住,找领养人、找互助伙伴、去养老院都可以。”

所属类别: 资讯·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