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遭遇“选择性赡养”:厚此薄彼可否说不  

作者:莫 特浏览次数: 日期:2018-05-18

曾经有负家庭,
今成孤家寡人

2012年1月,65岁的赵平与小他两岁的妻子周菊花横眉冷对,40年的婚姻眼见着要毁于一旦。原来,人到晚年不甘寂寞,退休后的赵平竟然有了外遇。
2011年,闲言碎语先是传到了赵平大女儿的耳朵里。大女儿赵珊不相信,一番调查,竟然是事实,也不敢告诉母亲,马上找来弟弟赵军、妹妹赵丽商量。苦无良策,他们只能劝父亲悬崖勒马,刹车回头。可赵平继续与那个叫钟娜的女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三个子女拿父亲没办法,又不敢告诉母亲,只能听之任之。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又过了几个月,周菊花还是知道了真相。
周菊花是那种眼睛里糅不得半粒沙子的人,除了离婚,别无选择。冷静下来,赵平不想离婚,但他无法与钟娜一刀两断,无法赢得妻子的原谅。2012年4月,赵平和周菊花来到当地民政局签订了离婚协议,走完了40多年的婚姻历程。
  

年迈需要赡养,
儿女选母弃父

         
离婚了,赵平却没有与钟娜走到一起,过了一年多,经人介绍认识了谢青,相互了解一段时间后再次走进了婚姻殿堂。半路夫妻是非多,更何况年过六旬,各自有一本难念的经。赵平属于孤家寡人,儿女们鲜有光顾,谢青却恰恰相反,孩子们十分理解,时不时地来看望母亲。鲜明的反差让赵平心里不是滋味,可愧对前妻,愧对儿女,又有什么办法。好在身体还好,不需要人来照顾,而且,靠着不多的退休金,与再婚妻子的生活还能凑合。可终究是快70岁的人了,说生病就生病,一生病,一大堆问题马上来了……
进一趟医院,几百元撑不了几天,每月不到3000元的退休金经不起几次折腾;说到照顾护理,再婚妻子还算不错,可总得有人轮换呀,再婚妻子的子女没有这个义务。自己的孩子呢,来得少,走得快,对他一点儿不上心。赵平知道,这是孩子们还迁怒于他,怨恨他的缘故。一住院,退休金便花得差不多了,生活费有时都没有着落,很快,原本还算不错的家庭氛围完全变了,谢青虽然没有提出分手,时不时地也会埋怨几句,谢青的儿女们呢,对赵平也不怎么待见。再看看前妻周菊花,没有退休工资,却有着儿女的孝敬,日子过得不知比他好上多少倍。
儿女不上门,赵平屈尊来到儿子家。按中国传统,赡养责任首先定格在儿子身上,赵平找到儿子,开门见山,道出了自己的意思,要求赵军每个月给付1500元赡养费。
“爸,这事儿我一个人作不了主,我得跟姐姐、妹妹商量一下。”儿女都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父亲开口,赵军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有什么好商量的!你的赡养费是你的,赵珊和赵丽她们那两份,爸自会去找她们要。”但儿子还是没听他的,父子俩不欢而散。
将父亲打发走后的第二天,赵军就喊来姐姐、妹妹,一起商量父亲赡养事宜。
“赡养父母是子女的责任,我们都有儿有女,这方面,我们要为孩子们作好表率。” 赵珊作为大姐,首先发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紧接着话锋一转,做出选择:“我来赡养母亲。”
“我也赡养母亲。” 赵珊话音刚落,赵丽马上回应。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很多地方,赡养父母主要是儿子的事,女儿一般靠边站,但赵珊和赵丽在履行赡养义务上毫不推脱。
表明态度后,姐妹俩把目光投向赵军。对父母分开赡养,是当地很多家庭的做法,赵珊、赵丽选择赡养母亲,如果赵军选择赡养父亲,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父亲有退休金,我也选择赡养母亲。”哪料,赵军同样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了母亲。

能否厚此薄彼,
法官如此评说
                
过了两周,赵平电话询问,才知道了儿女们的决议。无奈之下,赵平一纸诉状将儿子和女儿告上法庭。
赵平诉称,自己和前妻育有一子二女,均长大成人,有工作,有收入,有经济能力。2012年4月,自己与前妻离婚。离婚后,三个子女只对母亲尽赡养义务,对他这个父亲不管不问,既无物质上的给付,亦无精神上的探望。自己虽然有退休金,但金额有限,身体康健之时尚能应付,但最近两年来,自己年迈体弱,多次生病住院,据医院诊断难有痊愈之时,今后入院治疗恐成常态。因退休金捉襟见肘,自己多次找儿女商量,要求儿女们支付一定赡养费,均被拒绝。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三子女承担赡养义务,每月每人给付赡养费600元。
被父亲告上法庭,赵珊姐弟三人没有感到过多压力。父亲离婚之事,亲友圈尽人皆知,每人心中都有杆道德的秤,都把谴责的词语丢给父亲,同情的目光投向母亲。背叛家庭,错在赵平,子女们在赡养问题上选母弃父,他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没有外在的舆论压力,对父亲提起的赡养官司,赵珊姐弟三人坦然面对。是父亲的婚外情导致了父母离婚,父亲对家庭不负责,他自己靠退休金足够生活,选择赡养母亲,那是子女的权利,对父亲的诉求,三子女断然拒绝。
2017年初,湖南某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特殊的赡养纠纷案。子女在赡养父母的义务中有没有选择权?厚此薄彼行不行?
鉴于当事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法官做了大量调解工作,但未能在父亲与子女间架起沟通桥梁,遂依法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有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当父母在一起共同生活时,对父母的赡养可一并进行,无需分出彼此,但当父母因分居、离婚或其他原因分开生活时,对母亲或父亲一方的赡养不能替代对另一方的赡养。父母分开生活时,子女父母协商约定分开赡养,即部分子女赡养父亲,部分子女赡养母亲,是可以的。但选择性赡养,一要基于父母子女间达成赡养协议,二要保证父母双方都得到基本的养老保障。”本案中,赵平离婚后再婚,子女应当赡养母亲,但对父亲赵平的赡养义务同样不能免除。赵平年迈,虽有退休金,但收入尚不足以保障自身生活和医疗支出,有权要求子女承担赡养义务,支付赡养费用。在赡养与否的问题上,赵珊姐弟三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可以讨论的,只是赡养费的数额。对于赡养费数额多少,法律未有统一的标准,综合考虑被赡养人的实际需要、赡养义务人的能力和条件、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法院一审判决赵珊、赵军、赵丽每人每月支付给父亲赵平赡养费300元。
一审宣判后,赵珊姐弟三人平静地接受了判决。赡养是子女对父母的法定义务,不管哪方曾有过错,赡养都不能免除,更不存在选择。法理与情理同在,亲情与赡养齐飞。

所属类别: 资讯·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