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养猪记

作者:韩学政浏览次数: 日期:2017-12-30

1968年11月3日我离开了哺育我成长的故土,和同学们背着行囊来到辽西兴城偏远的小山村。记得,下乡第一个春节过后,队里要给我们分猪,这下可把我们乐坏了。我们估计是过年时,在乡村家户里吃饭时的饿相“打动”了队长,好不容易等到了一顿美餐,我们岂能放过。
当时生产队里生猪存栏数是要报给大队的,老队长特地去给大队打电话,一番周折,说明了情况,最后恰好一头重75斤,一头20斤的猪给我们。
为了给它们“安家落户”,经大家商议后,在院子后面砌猪圈。说干就干,第二天大伙就开始搭建猪圈,但是那时砌的“手艺”和现在那是没法比。
大伙好久没吃到油水了,为了解馋,那头大猪分给我们两个多月就宰了。可是我们哪会杀猪。大家正为此犯愁时,一名青年提议找村里农户家的人。就这样,在一位村民的帮助下把猪给杀了,将鲜猪肉赠他6斤6两6(人生如意)。剩下肥的拿来熬点油,储备以后做菜时用。有的肉连骨头带皮,大约有拳头大小的肉直接就“丢“进油锅炸,炸得皮骨微微焦黄,不时飘来阵阵香味。
大伙欢聚一堂,饱餐一顿。那天青年点就和过年一样。晚上大家觉得这猪肉要放上一年太可惜,还是落肚为安。于是,每人吃两片“四环素”,然后大块吃肉,大碗酒地干,猪油拿来伴饭,真过瘾……
大猪宰了,剩下小猪就遭了殃。为什么这么说呢?吃猪肉难,养猪更“难”。当时我们哪里懂得煮猪食喂猪,而且大伙都懒得伺候它。经常是一天两锅猪食,也不看,就往猪圈的食槽子一倒,滚烫的猪食直冒热气,猪饿了扑上来就吃,烫得嗷嗷直叫,而它变得越来越凶狠,猪圈门一开,昂着头,屁股顶着墙角,龇着牙,喉咙里不时发出“哼— 哼”声。吓得女青年们不敢进去,只好爬到猪圈墙上往下倒猪食。就这样,10个月过去猪一点不见长,奇怪的是身上的毛倒是变得油光铮亮,又粗又长。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天猪不见了。大伙都有点如释重负,再也不用烧猪食了,谁也没去找。慢慢地,就有故事传过来,我们那一带出现了一头小野猪,常常跑到各生产队去义务配种。各生产队都有自己圈养的种猪,要保证“优生优育”,这头小野猪的“活动”乱了血缘。更奇怪的是,它从来不到我们村子来“捣乱”。其它村子里的狗都怕它。最后证实这头小野猪就是我们猪圈里的那头。一天知青小李偶然间亲眼见到了它在失踪个把月后回来了,它一跃而过了围墙,趴下就睡。没过两天,又不见踪迹。到后来,小野猪居然带着几只母猪,“三妻四妾”地到处乱逛,在熟悉的庄稼地里撒欢,踏倒了一片玉米。那天放牛的小孩回来告诉队长,小野猪又回来糟蹋庄稼了,队长让民兵去收拾它,只听远处一声枪声,小野猪和那几头母猪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母猪跑回了自己的生产队,死的猪抬了回来,称一称才35斤。队长指着我们苦笑地说:“养了一年多,才长了15斤,你们要好好地向贫下中农学习再学习!”大伙忍不住地笑了。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