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小鸟”展翅飞(2000-11-长幼之间)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4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4日
         
                                   “小 鸟”展 翅 飞
                                     □ 张弗锁

          起床后,外孙王之瞳瞪着黑亮的眼睛,又一次告诉我“要去打工”,而且还郑重其事地补充一句:“这是真的!”但我在哈哈大笑之后坚决认定,这不过是他脱口而出的玩笑话而已。
          外孙背起一个行军壶,急匆匆走出房间。我知道他是找同学玩,不到片刻就会满身汗进家门,急不可待打开冰箱,在我和他姥姥的睽睽目光下表演一番“狼吞虎咽”。
          我是看着外孙长大的。他父母工作忙,而我离休后又无事可干,所以从小到大,之瞳一直在我身边。现在虽已高中毕业,但还是很天真。常早晨立下鸿鹄之志,没到晚上就忘得一干二净,比如说,他自恃身高1.82米,发誓苦练长跑为国争光,可是刚在操场跑了两圈,便毅然退出跑道,称当宇航员遨游太空才是最佳选择。
          时至中午未见外孙身影,傍晚时分才一身倦怠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说:“累死我了,明天再也不去了。”“你干啥去了?”我不解地问。“不是告诉你了吗?”外孙遽然起身,“我去打工了!”
          原来外孙真的去打工,替一家供水站送纯净水,每天10元钱,外带一顿午餐。望着之瞳双腿上被送水车撞击的累累伤痕,我忽然两眼湿润,唏嘘不已。外孙虽然年满18岁,但娇生惯养,从来没干过体力活,他应该和同龄的孩子一样,或到名山大川游玩,或去海滨消夏纳凉……
          第二天吃罢早饭,我如同往常摆好军棋:“之瞳,和姥爷下几盘,让你俩子儿。”外孙刚坐下,旋即又起身站立:“不行,我还要……去打工。”
          之瞳又走了,这次他没带水壶,许是近水楼台,纯净水随便喝。
          外孙每天早出晚归,大汗淋漓,困倦疲惫。不过他不再喊累,而是骄傲地昂起头,讲他的进步,说他的成绩:如今已熟练掌握“倒骑驴”的骑车技巧,在大街上不再“掉链子”;老板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下班时特意塞给“两元钱”的红包以资奖励……但是临睡前他忘不了提醒我一句:“姥爷,明天早点叫我起床。”
          关心溺爱引发的怜悯不安和忧郁悲戚,随着之瞳稚嫩脸上的笑容而逐渐消散。一日下班后,外孙得意地拍着鼓鼓的肚子说:“中午吃得太撑了,到现在都不饿。”“吃的啥?”老伴急忙问。“炒鸡蛋。”“嘿嘿嘿……”我和老伴同时笑了。在家时一说炒鸡蛋,之瞳嘴撅得能拴住小毛驴。“姥爷,姥姥,告诉你们吧,做饭的师傅病了,是我炒的菜!”“啊!”我顿时目瞪口呆。真没想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外孙,居然还会做菜。“不过……油放多了。”外孙咧嘴笑了笑,“我还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老板想让我多干些日子……”“好哇。”我不假思索马上同意。“那你替我上大学?”外孙调皮地搂紧我的脖子。
          迎着曙光,之瞳小鸟般飞走了。我不再担心害怕,因为外孙已经长大了。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