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与张学良将军的世纪之缘(2000-08-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2日
         
                                   与张学良将军的世纪之缘
                                      □ 刘 水

          2000年5月28日,美国夏威夷檀香山老人公寓举行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寿庆,我国著名
        爱国将领张学良与同他患难相伴72年的赵一荻女士同天过生日。这一天,张学良过100岁寿
        辰,赵一荻过88岁寿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刚刚过了25天(檀香山当地时间6月22日),张学良先生的至爱
        赵一荻夫人因肺炎发作溘然而逝!百岁老人张学良伤痛不已,海内外许多华人华侨都深为哀痛。近日,笔者采访了辽宁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德良,不久前,他曾亲赴美国,参与张学良百岁寿庆的策划和筹办。张学良与赵一荻女士表示谢忱之声犹如在耳,张教授无限动情地讲述了他与张学良将军的世纪之缘,披露了他赴美之行的一些内幕——
          今年73岁的张德良,是研究张学良的专家,为海内外公认的研究张学良的学术权威。1988年,在张德良等人的倡导下,张学良学术基金会、张学良暨东北军史研究会相继成立。从此中国大陆形成了一个张学良学术研究热潮。
          张德良在关于张学良学术研究上不断打破禁区,他的许多新颖独到的论点,引起史学界不小震动。同时,他的名字也逐渐引起张氏家族的关注。张学良的六妹从台湾到大陆省亲时,专程看望了张德良教授。1990年,中国大陆以张学良基金会和张学良暨东北军研究会等民间团体的名义,为张学良庆贺90岁寿辰。这次活动之后,张德良和周易两名教授给张学良将军写了一封信,并寄去研究会新出版的两部著作:《张学良将军诗词注释》和《东北军史》。
          1991年2月7日,张德良教授收到了张学良将军的回信。以往张学良的信件都是由他人代笔,张学良只签个名,而这封信从信封到信瓤都是张学良亲笔所写,使用的是水印纹纸,为防伪每页都盖有张学良的小篆印章, 随信还寄了一张张学良将军写在宣纸上的亲笔题词:“爱人如己”。
          从此,张德良教授及研究会与张学良将军的信件往来不断。研究会每有新作问世,张教授总要给张学良将军寄去样本以作惠存。张家亲属每有到大陆省亲或考察者,也不忘赴沈看望张德良教授。不知内情的人,总以为张德良是张学良家的什么亲戚。
          随着2000年的来临,也迎来张学良将军的百岁华诞。为了和张学良夫妇面商祝寿之事,今年3月3日,张德良和周易两位教授应邀专程飞往美国洛杉矶,与张学良将军女儿张闾瑛、亚洲商务会会长兼美国东北同乡会会长肖朝智(张学良前夫人于凤至的义子)商谈,双方达成协议,今年由中国大陆的张学良基金会和张学良研究会做主办单位,领衔组织庆祝张学良诞辰100周年的庆祝活动。
          接着,张德良等人又飞往张学良夫妇的定居地夏威夷。他们首先与夏威夷华人摄影协会会长古江取得联系,由他带领,前去拜见了夏威夷华人第一基督教公理会牧师、美籍华人程嘉禾。此人常为笃信基督教的张学良夫妇讲经说法,深得张氏夫妇的信赖,是一个十分关键性的人物。据程嘉禾牧师介绍,张学良将军自去年夏天以来,身体一直非常虚弱,双耳严重失聪,眼睛已经看不清人,只能看见一个大体轮廓,夫妇俩现已从公寓搬到一处僻静的别墅,并谢绝一切来访和会客。
          鉴于这种情况,张德良、周易二位教授与程牧师共同商定了庆贺张学良将军百岁华诞的五项活动内容,即参加教会礼拜,举行庆寿仪式,举行宴会,开办书画展和图书展等。
          当晚,程嘉禾牧师将他们商议的结果向张学良夫妇作了汇报。第二天,程牧师告诉张、周二位教授,张学良夫妇完全同意他们议定的活动安排,赵一荻夫人还特别提议,张学良将军喜爱京戏,能否请北京来个京戏班子助助兴?张德良教授当即表示可以办到。
          祝寿之事得到张学良夫妇的首肯,张德良美国之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但他心里还有一桩很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亲眼见到他研究了40年的主人公——张学良将军 。
          张德良与张学良将军仅一字之差,不少人以为他是张学良将军的堂弟,其实他和张学良无亲无故,只是一名普通的学者。但这个误会又确实事出有因:他潜心研究张学良达40年之久,撰写和主编关于张学良研究的专著40余部,并出任张学良研究会会长、张学良基金会副会长等职。目前海内外史学界,提起张学良将军,许多人也会自然想起张德良这个名字。
          程嘉禾牧师十分理解张德良的心情,他向张德良教授透露:目前见张学良的惟一机会,就是等他到教堂做礼拜的时候。 明天就是礼拜天,也是张德良教授在美国逗留的最后一个星期天,这是决定他能否见到张学良的惟一的机会!
          当天夜里,张德良教授彻夜难眠。3月12日早晨,阳光明媚,春风习习。8点钟,张德良等人赶到教堂时,礼拜仪式已经开始,举目向大厅一扫,只见程嘉禾牧师正在台上讲解圣经。蓦地,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张教授的眼帘,这个戴着毡帽头、微微驼背的背影,他无数次地在照片上和电视里见过,啊,张学良将军!他就坐在前排右侧最靠过道边的坐位上,坐在他的后面的,是推轮椅的一位护士,再后面,是赵一荻女士。张德良只觉得周身血液流动加快,心跳加快,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个与他一生命运息息相关的世纪老人,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仪式结束后,张德良教授上前握住张学良将军的手,这位处于蒙胧状态中的百岁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朝着张德良慈祥地微笑。张德良向老人大声地问候,可是张学良指指自己的耳朵,示意他无法听见,接着,老人指指张德良的心,又指指自己的心,示意你的心意我心领了。张学良将军愉快地接受了与张德良等人一块儿合影的请求,与他们照了两张相。临别时,张学良朝张德良教授微笑着颔首致意,他又一次指指彼此的心,意思是说:“我们早已认识了,彼此心心相印。”
          照完相,张德良教授一行护送张学良的轮椅上了车,坐在车内的赵一荻认出了站在车门口的张德良教授(以前见过他的照片),她微笑地同张德良教授招手致意,这时汽车已经发动,她叫司机等一等,她从车窗探出头来,对张德良教授说:“你们做了许多努力,谢谢你们!”
          张德良教授回国后,与有关单位具体落实了为张学良将军庆贺百岁华诞的事宜。采访将结束时,张德良教授感慨地对笔者说:“生于20世纪伊始的张学良将军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立下了世纪性的不朽功勋,我祝愿他健康长寿!”73岁的张德良教授劲头十足地表示,在有生之年,将继续带领研究会的同仁们将《张学良暨东北军史研究系列丛书》编写下去。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