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斯诺笔下的“山西娃娃”(2000-06-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1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1日
         
                                斯 诺 笔 下 的“山 西 娃 娃”
                                 □田兰富 曹新旺 李振宾

          读过《西行漫记》的人,一定会记得那张机灵可爱的小红军“山西娃娃”的照片。如今,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昔日的“山西娃娃”——王东平老人早已进入古稀之年,平静地生活在晋南的小山村里。
          王东平,原名王月,1924年出生于山西洪洞县城关镇北关村,从小受尽了苦难。
          1936年春天,红军从陕北东征抗日,跨过黄河打到了洪洞县。王月知道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天天缠着连长要求参加红军。这样,12岁的小王月便当上了小红军。
          首长看他诚实又机灵,就把他调到了内务警卫连,给罗瑞卿、何长工当警卫员。他虽然年龄小但责任心特别强,大家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山西娃娃”。
          1936年6月的一天,月娃子正在晾衣服,突然看到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大个子,从没见
        过外国人的他吓了一跳,远远地躲在一边好奇地打量对方。过了几天,他才知道这个大个子是从美国来的记者,叫斯诺。周恩来副主席找到他:“小鬼,斯诺先生是外国记者,是咱们中国人民的朋友,你要好好照顾他,要热情诚恳耐心,还要守纪律……”他把周副主席的话一一记在心头。
          斯诺个大身长,睡在床上时,脚老伸床外,只好屈着腿睡。月娃子跑了大半天,为斯诺扛来个大床板,给斯诺支成大床铺。看到长长的床铺,斯诺拉着月娃子的手,一连说了好几个“0K”和“谢谢”!时间一长,斯诺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讲外国笑话,常常逗得他前合后仰。
          根据地的生活相当清苦,斯诺受到了特殊照顾,也只能吃到小米饭加两个菜。斯诺经常把菜让给月娃子,月娃子说啥也不要,说这是纪律!一听是纪律,斯诺就只好点点头,不再坚持。
          在陕北革命根据地,斯诺整天忙于采访。斯诺每次采访回来,月娃子都会迎上去为他接拿东西,端茶倒水,颇得斯诺的喜爱……转眼四个多月过去了,1936年10月的一天,月娃子正忙着手中的活儿,斯诺把他叫到跟前说:“山西娃娃,我该走了,让我给你照张相吧!”月娃子赶忙整一整肥大的军装,拉正武装带,笑嘻嘻地把头一歪,只听“喀嚓”一声,照好了。次日,月娃子为斯诺收拾好行李,含泪与斯诺依依惜别。
          后来,罗瑞卿、何长工两位首长把他们签了字的《西行漫记》送给王月时,他才知道自己就是斯诺笔下的“山西娃娃”。更没想到的是,斯诺在出版时,竟把他的照片刊印在书上,而且还专门对他有一段文字描写。
          1938年王月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到邓小平任政委的129师警卫连当连长
        。他先后参加了上百次战役。1941年,他带领全连执行护送首长任务途中,遭遇一小股鬼子,双方在交战不久就展开了肉搏战。这一仗,17个鬼子,他们歼灭了14个,活捉了3个,为此,王月荣立特等功,并从连长升为营长。
          由于作战勇敢,他被派遣到洪洞县搞地下情报工作,为了隐瞒身份,情报处长把王月改名为王东平,意为东方和平。他凭着自己的机智勇敢与不怕死的精神,一次次把情报准确无误地送往前线,为我军在战斗中取得胜利创造了条件。
          王东平与何长工有着特殊 感情,抗日战争时期,何长工夫妇为了工作的需要不得不把
        他们不满三个月的儿子交给王东平,让他送给老乡抚养。1986年,王东平得知何长工因病住院的消息后,去北京看望老首长。何长工躺在病床上拉着王东平的手,激动地对老伴说:“这就是当年跟随咱们的‘山西娃娃’王月,就是他把咱们的孩子送给邢台老乡的。”何长工的夫人看着王东平,激动地说:“我的孩子现在不知在哪里,你有空想办法找一找啊!”回来后,王东平四处探寻,通过多方努力,最终找到了何长工失散多年的儿子。
          王东平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老伴杨玉娟是位1948年入党的老党员。如今,儿女们也都成家立业了。几十年来,他从未凭借自己的资历为家人办私事,而是鼓励他们要凭本事吃饭。
          王东平曾多次到北京看望老首长,但每次他都是只身一人,带着干粮、水壶。每当老首长问他有什么困难时,他总是说:“没有什么困难,我就是想念老首长,来看看你们。”其实,他的生活相当拮据,只是不愿给国家添麻烦。
          王东平离开工作岗位后,主动担任了十几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名誉校长,并经常为学校、工厂、企事业单位作革命传统教育的报告。
          1997年10月,有关部门组织老红军回延安。当宝塔映入老红军们的视线时,王东平眼里含着泪花,喃喃自语:“五十多年了,我又回到延安,又见到了宝塔山!”晚上,他躺在床上兴奋得难以合眼。次日,老红军们来到枣园。在毛主席曾住过的枣园窑洞前,王东平凝视良久,戴上一顶红军帽与老红军们唱起了《大刀进行曲》:“大向 鬼子们  头上砍去……”歌声在枣园回荡,感染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和游客,歌声铿锵有力,在宝塔山下久久回响。在延安,“山西娃娃”所到之处,人们都热情地围着他问这问那,对他无比崇敬,争相与他合影留念。在到延安城美丽了,延安人富裕了,在脸上始终挂着幸福的笑容。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