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小萝卜头”的家庭秘闻(2000-01-往事实录)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08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8日
         
          你知道吗 “小萝卜头”还有六位兄姐……前不久,“小萝卜头”的胞兄宋振华老人
        ,首次向记者讲述了那段鲜为人知的——
         
                                   “小萝卜头”的家庭秘闻 
                                        □ 杨 光

          “小萝卜头”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父亲宋绮云是杨虎城将军的秘书。“西安事变”后杨虎城全家被软禁,随即宋绮云和妻子徐林侠、儿子“小萝卜头”先后被捕。1949年9月6日,“小萝卜头”和父母一起惨遭杀害。
          “小萝卜头”,是狱友们送宋振中的外号,他还有个乳名叫“森森”。当年,在狱中宋振中住的是阴暗潮湿、四季不见阳光的地牢,铺的是破布烂草,吃的是霉变发臭的米饭,他长到六七岁时,个子还只有三四岁的孩子那么高,成了一个头大身子矮,面黄肌瘦的畸形孩子,监狱里的叔叔、阿姨们特别疼爱他,便亲热地叫他“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在家排行老七,有4个姐姐2个哥哥,老大宋振平、老二宋振苏、老三宋振西、老六宋振亚全是女孩,老四宋振华、老五宋振镛是男孩。在那艰苦的战争岁月中,宋家兄弟姐妹从没有团聚过。
          父亲宋元培,字绮云,1904年出生在江苏邳县杲堂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岁就投身革命。1928年已任中共邳县县委书记的宋绮云与县委委员、妇女会长徐林侠冲破封建包办婚姻,结成革命伴侣。1929年12月,宋绮云经党组织指示,来到河南南阳杨虎城部,任《宛南日报》主编兼教导部政治教官。由于他在政治上有远见,组织能力强,知识渊博,深得杨将军赏识。杨常常请他讲解《史记》、《资治通鉴》以及古诗词等。
          西安事变前夕,杨虎城将军派车接宋绮云到新城大楼办公厅,让他参加了草拟张、杨两将军抗日救国八项主张等文件。至次日晨8时,文稿经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审定后,由宋带回报社排版。12月12日凌晨,张、杨二将军在多次“劝谏”蒋介石停止剿共,一致抗日遭斥责后,忍无可忍,毅然“兵谏”,于临潼华清池扣留了蒋介石。12日那天,西安全市报刊都停刊,惟独由宋绮云任总编的《西北文化日报》连发两期号外,告诉世人:西安事变发生了。
          “西安事变”不久,张学良被软禁,杨虎城被秘密逮捕后,特务们便逮捕了宋绮云。两个月后,徐林侠怀抱出生仅8个月的“小萝卜头”又被骗到西安市被捕。
          宋、徐二人被捕后,在西安留下四个孩子,振苏12岁,振镛6岁、振亚4岁,宋振华才8
        岁。白天,姐弟几个饥一顿饱一顿地讨着吃,夜晚,睡在乡下空荡荡的两间黑屋子里,四个孩子叫着妈,唤着爸,抱头痛哭。
          陕北党组织知道后,派人尽力照顾他们生活,安排他们上学。不久,校方知道他们是“政治犯”的儿女后,借故开除了振华和振镛。
          当时,老大振平和老三振西在江苏老家。他俩是西安事变后不久被送回江苏与外祖母住在一起的。
          孩子在思念父母的泪水中煎熬着日月。转眼7年过去了。
          1947年秋天,宋振华姐弟几个突然接到一封由重庆磁器口姓蔡的人转来了父亲的信,拆开一看,方知:父母,还有小弟都还活着。
          几个人按照父亲的地址,写了一封回信。不久,他们又收到父亲的第二封信。在爸爸来信的背后,几个孩子 看到用铅笔方方正正地写有四个字:“姐姐、哥哥!”这是狱中的小弟弟“小萝卜头”写来的。兄弟姐妹几个开始还不理解,以为是小弟弟随便划划。仔细一想,才体会到这是一封不寻常的来信!虽然只有四个字,可它包含了千言万语,手足深情。
          这一段时间里,他们同父母共通了11封信。那些信,都是通过韩子栋(《红岩》中华子
        良的原型)、黄彤光以及其他同志,利用采购和外出的机会,冒着生命危险递出传入,才把
        这一家苦难的父母子女的心,用纸墨连结在了一起。
          在狱中,“小萝卜头”穿着妈妈改小了的囚服慢慢长到了6岁,宋绮云向特务提出让孩
        子读书,由于特务们怕他泄密坚决不同意。后经几次斗争,特务们才勉强同意由监狱里的“政治犯”给他做老师。他的第一位老师是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同志。课本是罗世文自己编的,第一课是:
          我是一个好孩子,我爱爸爸,妈妈,我爱我们的中国,我爱中国共产党。
          罗世文被杀害后,黄显声将军成了他的第二位老师。
          “小萝卜头”每天由特务押着去上课,学完了再由特务押回女牢。日子一久,特务们就放松了警惕,有时候上课、下课由他自己来去。这样一来,他就成了在监狱中惟一能自由走动的犯人,狱中同志就利用他的这个便利条件,让他传递消息。每天上午,黄将军教他学语文、算术,下午教他学俄语和图画。他功课学得很好,遇到有特务监视的时候,他就用俄语说话,闹得特务没有一点办法。
          1949年9月6日,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还有24天,“小萝卜头”和父母一起惨遭杀害。
          解放后,宋振华几个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老大和老四参了军,老五、老六上了大学。
          转眼到了1963年,宋振华应邀来到首都北京参加国庆14周年观礼,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和周恩来总理的设宴招待。这时,宋振华想到,是姐弟们团圆的时候了,就召集已在祖国各地参加工作的手足骨肉齐聚北京,使得分别 20年的兄弟姐妹们才第一次得以团聚。
          如今,“小萝卜头”的大姐宋振平已从陕西省邮电管理局机关党委副书记岗位上离休;曾当过县委副书记的老四宋振华,也从郑州市供销社副主任岗位上离休;老五宋振镛是二炮高级工程师,已经退休;排行老六的妹妹宋振亚从陕西兴平县工会主席岗位上离休;在北京工作的二姐宋振苏1971年被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致死。
          作为宋绮云、徐林侠烈士的长子,66岁的宋振华老人告诉记者:多年以来,我一直告诫家人:做人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要对得起为革命事业而牺牲的父母和小弟,要对得起中国共产党。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