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思鹰曲(2000-01-翁妪心曲)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08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8日
         
                                   思鹰曲
                                   □ 朱 琅

          岁次甲午之秋,我在某国营农场初任农业技术员,一身布衣两脚泥,像哨兵经常深入田间巡逻,渴望日日平安无事。不料大田黄豆发生了鼠害,这一下可把我急坏了!苦于暂无良策,眼看到手的粮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心里很难受。泪拌秋雨湿衣裳,害我病了一场。
          三天后,我拖着刚退烧的疲乏身子赶到田间,邂逅一只鹰向我飞来,越飞越近,越近越亲。我惊喜地注视它的一举一动,等它盘到第三旋,忽然箭离弦似地直扑下来,扇动着双翅在豆地里追逐一阵,悄然肃立田头,俯视咫尺之间,若垂钓者一动也不动。我忙闪到鹰的身后,默读着它的铁色背影之美。约莫一根香烟工夫,寂静的格局骤被打破——鹰抓起一只田鼠昂首飞去,“其翼若垂天之云”,并发出呼隆隆似旱天雷般的鼓翼声。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多帅的雄鹰啊!你这守洞擒鼠的非凡,真该载入史册!
          我从此取了个不曾公开的谐音笔名叫思鹰(师鹰),还亲手刻了一枚石印。每逢金秋时节,我无限珍惜这种不寻常的缘分——鹰在天上翱翔不息,我在地上奔波不止,彼此遥望,心心相映,共享大自然天伦之乐……
          岁月如湍溪远去。我把鹰的故事告诉了儿子,接着又告诉了孙子;不觉自己迈入了花甲之年,徘徊于夕阳下的路口——让日子像落叶飘零?让生活像宣纸空白?还是坐等生命冬季的逼近?从小爱画的兴趣蓦地自燃起来,烧得我夜不成寐,烧得我重握画笔时如负千钧——该画啥呢?画竹、画虾、画马,不!我要画鹰,为鹰立传。
          不久,我带着画夹远行写生,执著寻访一只飞翔的鹰。望断蓝天白云,不见鹰的影子。怅然坐在树下休息时,乍见十步外有丛血染的芳草。我慌忙起身去看,竟是一只遇害的鹰!红彤彤的血光点燃了我的疑问:莫非它就是那只守洞擒鼠的老鹰?或者是它的后代!是谁嫉妒它搏击长空的英姿?是谁敌视它雄风万里的壮志?是谁惧怕它长啸九天的凯歌?因此,将黑色子弹射进它的胸膛。我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擦净鹰身血迹,还它威武形象:那双利爪曾撕裂多少狡兔猾鼠的肝胆!我终于放下沉重的悲愤,把它安葬在青松的根旁。
          我一连数日闷闷不乐,驱不散的哀思扶我挥毫不止,将往日积累起来的对鹰的牵挂,绘成一幅幅鹰的水墨画——或独立寒秋,或俯瞰大地,或飞向朝霞……并在画上一一盖了鲜红的边章,文曰:思鹰。
          鹰在人们心目中是正义之魂,英雄之魄,神圣之灵的化身。人像鹰一样总有止飞之日,总有叶落归根之时。我将立下这样的遗嘱:死后把我的骨灰也埋到那棵青松的根旁,让我和遇害鹰的灵气共同化为青松的巍峨,日夜庇护一方绿色的故土……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