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牵母亲手过马路(2000-09-长幼之间)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2日
         
                                     牵母亲手过马路
                                      □ 明 锋

          所谓“树大分杈,儿大分家”。有了自己的生活营垒,精力便倾注于家庭,虽说和母亲同城而居,相隔不远,却很少回家看望父母。
          每当我周末携妻儿回家,花甲的母亲喜不自禁,一定要上街买点好菜招待我们,怎么劝也不行。母亲说:“你们别拦妈了,你们回来,妈给你们做饭,不是受累,是高兴呀!”我便说:“我陪你去吧!”母亲乐呵呵地说:“好,好,你去,你说买啥,妈就买啥。”
          到菜市需要走一段人行道,再横穿一条马路。正是下班时间,大街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匆匆而行。年龄大了,母亲的双腿显得很不灵便,走路怎么也快不起来。她提着菜篮,挨着我边走边谈些家长里短的生活琐事,我宽容地耐心地听她诉说,像个长者。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母亲这把年纪,自然爱絮絮叨叨,别人不愿听,儿女们还能不听?哪怕装也要装出忠实听众的样子才行。
          “我给亮儿买了样东西,你猜是啥?”母亲竟和老大不小的儿子猜谜,这不禁让我哑然失笑。“不知道。”“是亮儿一直想要的,你再猜。”我怎么也猜不出来,只好老老实实地说:“猜不出来。”母亲便停下来,用食指点着我的头:“你呀,还是那么粗心。去年除夕,亮儿在饭桌上说他同学骑着赛车威风得很,我就知道他想要。本来该早些时候买,不巧你爸住院。前天,我才和邻居家的孩子一块去选回来。”我在心里自打了一个嘴巴,母亲在一句闲谈中就记住了孙子的一桩心愿,而自己天天听他的念叨都没有在意。“妈,你一个月就那么点退休金,不该这样花钱。”
          母亲又往前走,“哎,大人嘛,反正是为儿女一辈子。钱多,多用;钱少,少花。只要儿女们高兴。”夕阳挂在天边,像一个大蛋黄,橘红色的光芒,染红了母亲的脸庞。
          穿过马路,就是菜市了。母亲突然停了下来,她把菜篮挎在臂弯上,腾出右手,向我伸来……
          一刹那间,我的心灵震颤起来,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动作呀!
          上小学时,我每天都要穿过一条马路才能到学校。母亲那时在印刷厂上班。学校在城东,厂子在城西,母亲担心我出事,每天都要送我,一直把我送过公路才折身回去上班。横穿马路时,她总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的小手握在她掌心,牵着走到公路对面。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嘱:“有车来就别过马路,过马路要跟着别人一起过。”匆匆的人流,喧嚣的车声,那一幅母爱图显得何其平淡,却又何其伟大!
          二十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长成一双男子汉的大手,昔日的泥石公路已改造成混凝土路,昔日年轻的母亲已经皱纹满面、手指枯瘦,但她牵手的动作依然如此娴熟。她一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这些都被她掠头发一样一一掠散,但永远也抹不去爱子的真情。而她的儿子,却对她日渐淡漠,即使回来看她,也是出于一种义务,为了不让别人指责自己忘恩负义,不只缺乏诚意,更带着私心。
          我没有把手递过去,而是伸出一只手从她臂弯上取下篮子,提在手上,另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小时候,每逢过马路都是您牵我,今天过马路,让我牵您吧!”母亲的眼里闪过失望、闪过疑惑、闪过惊喜,笑容荡漾开来,像一个老农面对丰收的农田,像一个渔民提着沉甸甸的鱼网……
          牵母亲手过马路,心里有几许感激、几许心疼、几许爱意,还有几许感叹。我们能够爱 幼,但我们却时常忘了尊老像爱幼一样。尊老吧,就在日常生活中。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