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老同志之友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曾思玉将军的传奇婚姻(2000-11-生活时空)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4

 

http://www.laoyou.com.cn 时政·信息  2003年7月24日
 
                           曾思玉将军的传奇婚姻
                             □ 刘 水

  曾思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连续7年担任武汉军区司令员和湖北省党政领导,1972年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
  洪林,曾思玉的夫人,15岁参加革命,17岁入党,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曾有军中“穆桂英”之称。
  不久前,笔者在大连红星村,采访了这对结婚近60载的老夫妇,听他们讲述峥嵘岁月中的爱情故事。

                             萧华做媒笔结缘

  曾思玉祖籍江西信丰,1927年参加革命,是毛泽东在江西中央苏区时期的老部下。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在毛泽东身边担任中央警卫团政委。抗战爆发后,随八路军挺进山东,先后担任鲁西军区政治部主任、运河支队政委等职。
  1940年,鲁西军区新调来一位政委,他就是后来写下著名的《长征组歌》的萧华将军。萧华是个乐观、开朗、热情的人,他见年届30的曾思玉尚未婚配,想暗中撮合他与被称为“鲁西一枝花”的区委妇女委员会副书记兼鲁西妇救会副会长洪林认识。然而,洪林当时虽然只有19岁,却是枝好看不好摘的“刺玫瑰”。不仅曾思玉听说后连连摆手,而且萧华几次向洪林提起曾思玉,也遭其反对,但萧华并未放弃。
  一天,鲁西军区和区委召开军地干部联席会议,他有意安排曾思玉和洪林坐在一起。洪林使用的是一支自制的简易钢笔,写着写着没水了。萧华给曾思玉使了个眼色,曾思玉心领神会,他似乎早有准备,从上衣兜里拿出一支派克金笔递给洪林,“这是我打仗缴获的,你拿去用吧!”然而,散会后,洪林就把笔还给他了,本想借机与洪林说上几句热心话的曾思玉一时怔在那里。萧华走过去,灵机一动:“你不是会刻字吗?”后来,“赠洪林同志”,五个宋体字被曾思玉工工整整地刻在了派克笔上。又是萧华出主意,让鲁西区委副书记兼行署主任段君毅送去……
  笔是收下了,但洪林说“还得考虑考虑”。两个月后,段君毅问她:“怎么样,考虑得差不多了吧?”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洪林对曾思玉已经产生了许多好感。这次,她羞涩地回答:“老领导,听你的。”段君毅高兴地一拍大腿:“我看事不宜迟,喜事儿今晚就办!”
  这一天是1940年12月31日。证婚人段君毅买来两斤花生米,为他们举行了一个简朴的婚礼。令人遗憾的是,大媒人萧华此时正在南边作战,没能出席他一直盼望的婚礼!

                             战火中的分娩

  曾思玉夫妇共有7个子女,其中4个出生于战火纷飞之中。在接受采访过程中,洪林多次重复这句话:“在战争年代,女同志生孩子是最痛苦的事。”
  他们的大女儿是1942年在反“扫荡”转移途中出生的。当时,约三千多日伪军突然扑向八路军343旅所在地陈庄。曾思玉带领一个团在村头阻击敌人,掩护机关的后勤人员转移。已经临产的洪林不得不在护士的搀扶下(没有担架),跟着部队急行军二十多公里。傍晚时分,刚刚脱离险境,小生命便呱呱坠地。
  1946年11月,国民党傅作义部攻打张家口,洪林随一纵队家属队南撤。出发前的两个小时,她的三女儿降生了,杨得志司令员和苏振华政委特派了一辆骡车,拉上她们母女二人,并派警卫护送。然而,转移的第二天,遇上一股土匪武装,家属队被打散了……曾思玉在前线指挥作战,妻子洪林在撤退途中走失,急坏了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他派人四处寻找,终于在岳阳一带找到了她们,把她们接到了军区住地浮萍县。
  19年后,曾思玉的三女儿到北京见到了聂帅,聂帅乐呵呵地说:“丫头,咱们曾经见过面呐!”“见过面,什么时候?”聂帅哈哈大笑:“在你还没满月的时候啊!"

                            陪伴毛主席的日子

  1967年5月,时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的曾思玉调往武汉,就任武汉军区司令员。
  当时,毛主席每年都要来武汉两三次,都住在东湖宾馆。毛主席每次来,曾思玉也不在家住,或住在作战值班室,或住在临近东湖宾馆的招待所里,以便主席随叫随到。
  和主席接触多了,谈话自然也涉及到家庭生活。一次,主席对曾思玉说:“我来东湖主要是休息,看看书,不想打扰你们。你们白天工作,晚上也要回家,陪家里人而不是陪我。不然, 她们会对我有意见的!”主席点燃一支烟,接着说:“我听说你家中有个‘穆桂英’啊!”
  曾思玉乐呵呵地说:“主席真会开玩笑,她不过是位普通的妇女干部。”
  “妇女能顶半边天喽。”毛主席笑容 满面地说,“她当穆桂英,你当杨文广,一旦打起仗来,夫妻同上阵嘛!”
  谈到这里,曾思玉告诉笔者,主席曾表示有空要见见洪林,但后来一直没机会,直到主席去世,洪林也没能和主席见上一面,这真是一个终身遗憾!

                            相濡以沫到永远

  一对夫妻共同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两人从没红过一次脸,没吵过一次嘴。我好奇地探求其中的缘由。老人只说了一句:“相互尊敬、相互理解。”
  洪林谈到在战争年代,她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从不向丈夫诉苦,更不拖后腿。每逢曾思玉从前线回来,她都给他讲鼓励的话。曾思玉工作中遇到难解之处,她有时也能出出主意,因而曾思玉对妻子格外尊重。
  1983年,曾思玉从济南军区司令员的岗位上退下来,偕夫人洪林在大连黑石礁海滨过起了离休生活。他们在院子里种了许多瓜果、蔬菜,每日参加庭院劳动。一来锻炼身体,二来节约生活开支,省下的钱都捐给了“希望工程”。
  写作,是两位老人离休后的头等要务。曾老每日笔耕不辍,十几年来,已写下了九十多万字的回忆录,并出版了两本书。下一步,夫妻俩计划写一部从农民到将军的自传。
  老两口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搓麻,惟一的爱好就是书法和绘画。曾思玉擅长书法篆刻,洪林精于绘画刺绣。采访中,笔者看到老人家中的客厅高悬着一幅一米多宽、二米多长的木刻字匾——毛主席的词《沁园春·雪》,字迹刚劲,刀锋老道。木刻的对面,挂着一幅牡丹图,上面绣着两大朵鲜艳怒放的红牡丹。若不是他们亲口告诉,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两幅巧夺天工的艺术品,竟出自这对年届耄耋的老人之手!

所属类别: 资讯·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