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永恒的雷锋情结(2000-03-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6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16日
         
                                   永恒的雷锋情结
                                 ——访雷锋生前战友乔安山
                                     □毕可弟

            乔安山这个名字对于年龄稍长的人并不陌生,因为雷锋日记及反映雷锋事迹的书籍中经常提到他。但真正让乔安山家喻户晓的还是影片《离开雷锋的日子》。不过,电影毕竟是艺术,生活中的乔安山并不像影片《离开雷锋的日子》中乔安山扮演者刘佩琦那样高大英俊,他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身体微微发胖。圆形的脸盘上,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透着和善、慈爱和淳厚。一头黑发中掺杂着几根不易发现的银丝,也不像影片中满头华发的乔安山形象。他的老伴张淑芹也没有影片中著名演员宋春丽饰演的那般俏丽。但生活中的二老让人感觉却比影片中表现的更加朴素厚道、平易近人。
          雷锋是乔安山须臾不离口的话题。他告诉笔者,雷锋是1940年出生,比自己大一岁,而他是1957年到鞍钢的,比雷锋早一年。入伍前他就与雷锋在一个宿舍住了近半年,那时雷锋就鼓励他学习认字,两人相处感情很好,1959年底两个人一起报名、体检、参军。乔安山还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就是雷锋入伍时差点因档案问题没当成兵。因为当时雷锋在鞍钢各方面表现都非常好,厂里不想放他走,就对接兵的荆营长谎说雷锋的档案可能在湖南没有调来,按当时规定,没有档案的工人是绝对不能通过政审的。可是荆营长通过谈话了解,知道了雷锋的特殊经历和突出表现,感到雷锋是个好苗子,就破例把没有档案的雷锋接到了部队。雷锋的档案还是在他到部队后才从鞍钢转来的。入伍后,乔安山与雷锋同志一个连并同住在一个大屋里,雷锋在一排,他在二排。1961年初雷锋当班长后,主动找连队要求把乔安山调到自己班里去,想帮助乔安山补习文化。他的想法得到了连长、指导员的许可,就这样,雷锋当起乔安山的文化小教员。开始乔安山学不进去,到了学习时间就求不识字的副连长带他一起出公差,为此,雷锋还专门到连长、指导员那里给副连长提意见。为了帮助乔安山,雷锋不断给他讲学习的重要性,讲解学习方法,手把手教他写字,还送给他两支钢笔。
          乔安山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日子就是1962年8月15日。乔安山最不堪回忆的也是关于那一天的往事。笔者提到这个问题时,我留意到,他周身颤抖了一下,接着紧咬牙关,闭一会儿眼睛,然后用低沉的声音开始了回忆。1962年8月14日,团后勤处李助理员给连队送去出车单,要求第二天派车到抚顺拉煤。去的时候,团后勤处处长到抚顺办事坐在驾驶室内,我开车,雷锋站在车厢里。拉煤回来时我开一半多了,又换班长开回营房。老班长纪律观念可强了,卸完煤后,他向连长汇报了工作。雷锋出来后,让我把车开到九连炊事班,因为那里有接到外面的水管,涮车特别方便。我把车开到炊事班房头时,下车对雷锋说:“班长,这个90度弯不好拐,你来倒吧。”“你能老靠着别人吗?你来倒,我指挥。”雷锋听后果断地说。我乖乖上车,听班长指挥启用一档往后倒,谁知车的左后轮把一根晒衣服用的柞木杆挤断了,钢丝线把木杆弹起来后正打在班长的太阳穴处,我下车就发现班长倒在地上,鼻子、嘴里向外直冒血,我当即吓哭了,抱起班长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听到呼喊,连长从后窗户跳出来了,当时指导员在沈阳开会,副连长直奔汽车去了,调过头来拉着雷锋,只用10多分钟就送到了医院。医生抢救了一个多小时后,出来告诉连长:雷锋牺牲了。我当时都懵了,哭喊着班长的名字一直把他送到太平间,当晚我为他守灵。第二天,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工程兵保卫处及地方交通部门来调查事故现场。8月17日,雷锋出殡这天,抚顺市各界万余人参加了追悼会,雷锋的墓就设在抚顺市葛布街烈士陵园。1963年3月5日,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雷锋题词后,又将雷锋安葬到抚顺市望花公园。讲到这里,乔安山眼噙泪花喃喃地说:“当时我真想不如自己死了好……”
          谈到影片《离开雷锋的日子》,乔安山说这部影片的问世也是一波三折。开始,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编剧王兴东赶到铁岭找我几次谈话,我都不同意他写我,只为他提供了几个雷锋班班长的信息。王兴东第四次找我谈到深夜我还是没吐口,这一次把他惹火了,他气呼呼指着我说:“你这人我看不咋的,作为雷锋的战友,你不宣传他,弘扬他,你对得起他吗?”王编剧这一激把我将住了,我开始同意与他合作,但提出的要求必须一是一、二是二,不准编造拔高。为了便于联系,王编剧还特意给我装了部电话,当他写不下去时,就给我打电话。剧本写出来后,有的厂怕赔本不同意拍,没办法,王兴东又找到大连电视台。正在这时,王兴东接到通知到北京开会,在那里遇到了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张和平,张副局长对王兴东的剧本很感兴趣,让他把电视剧改成电影,王兴东利用10天时间改成电影剧本。接着又立即组建电影班子,剧组提出“用雷锋精神拍雷锋故事”的口号,只用40天时间就拍成了这部电影。影片送审前还请我审看了一遍,我认为拍得很真实。结果《离开雷锋的日子》演出非常成功,刘佩琦还因此获了金鸡奖。
          乔安山是个知足常乐的人,他诚恳地向笔者表示,自己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到今天非常知足。但他有个迫切的心事就是想为老班长建个碑林,这个想法几经周折后,已经与抚顺雷锋纪念馆合作开始运作这件事,就在笔者采访的前一天,他接到雷锋纪念馆的电话,说上级已同意拨款200万用于建造碑林,乔安山听到这个消息欣喜万分,他打算近几天就出院为建碑林的事奔忙。我问:“你的病怎么样?”“颈椎病、肩周炎这些病不可能一下子去根,老班长的事是大事,我待不住了。”乔安山表示:“我这一生若能为老班长留下点什么,将来“见到”老班长也能少一点缺憾……”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