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家庭“互助组”(2000-11-翁妪心曲)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4日
         
                                     家庭“互助组”
                                     □ 武 德

          76岁的老岳母最大的爱好是摆弄“破烂儿”,于是就有了“破烂王”的戏称。而我退休之后,专爱收集资料搞剪报,所以也就有了“剪报狂”的绰号。
          一个“王”和一个“狂”相处在同一斗室里,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争嘴、斗哏甚至吵架的事发生?
          这不,家有木柜三个,我想放书报资料,她却抢先占窝,塞进了“破烂儿”十多包;一张大写字台,我要摆文房四宝、剪报、写稿子,她却要当案板,裁剪布料、缝抹布、拼布角儿;两把剪刀,一好一孬,她说纸比布好剪,便堂而皇之地霸占了那把精巧的手工剪刀……我与她争辩,她就说:“你现在退休在家,该归我管。”过去开玩笑时我曾口头任命她为全家大管理员,她说:“你年纪再大我也是你的岳母,你得‘尊老敬老’。”她耳聋,跟她说话,声音小了听不见,声音大了又有吵架之嫌。无奈,我只好求助妻女,三人共同做老岳母的工作。这时,她倒爽快,说:“你们想清我的破烂儿?行,最好连我一块儿清!”这张“牌”一打,我们全没“辙”了。那几天,老岳母便以胜利者自居,经常倒背个手,哼几句小调——她那永远的保留曲目“俺是个公社的饲呀嘛饲养员呀……”
          后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在老岳母过76岁生日时,我花了近千元钱给她买了一副助听器(但愿她戴上能听进我的批评意见),又在“群英楼”饭店订了一桌祝寿宴。这使老岳母非常感动,她一个劲埋怨我太破费了,我则学着小青年的样子,两个指头一甩打了个“响指”,满不在乎地告诉她:“这钱不是工资钱,是我的稿费!”这使她大吃一惊,终于认清了我这个“剪报狂”的真正“价值”。从此,她就“服”了,麻溜倒出了三个大柜让我装资料,又把写字台让给我,当然好剪刀也归我用。这还不算,在我剪报写稿时,她还给我泡茶,削苹果。她说省下我的工夫好写稿挣稿费。
          最后,她竟然放弃自己的“破烂儿”不摆弄,想帮我干活儿。见我有点瞧不起她,就说:“年轻那会儿,我会纺线织布绣花,还能编筐窝篓,手挺巧的!”但我怕她不识字把资料给剪废了,就让她抹胶水。经指点,她居然做得很好。于是,我又安排她剪报,在我用红笔标好的范围内,她飞舞剪刀,剪得横平竖直,拐弯抹角处也剪得恰到好处,决不“吃肉”。就这样,我俩用了十几天工夫,剪了三千多条近百万字的资料,制成了一百册“书”,命名为《文摘期刊》。在写完“序”和“后记”之后,我风趣地对老岳母说:“我要出‘书’当‘作家’(坐家)了!”
          作为回报,我也放下“作家”的架子,主动帮助老岳母整理她那堆“破烂儿”。把半新不旧能穿的衣服挑出了二十余件送给街道做救灾物资,剩下的边角余料就拼成马夹、凳垫、床罩之类,分送乡下的亲属,最不济的缝制成上千块抹布,卖了七八十元钱。老岳母也潇洒地作了一回“东”,请大家吃“麻辣烫”。
        趁着热乎劲儿,老岳母提议,今后我俩组成家庭“互助组”,互帮互学共同进步。我问那组长谁当?她得意地说:“那当然是我啦!”
          我服从,且心甘情愿。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