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诗化了的年岁(2000-04-先睹为快)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9

         

        http://www.laoyou.com.cn 时政·信息  2003年7月19日
         
                                    诗 化 了 的 年 岁
                                      □ 付晓军

          岁月的更迭、年龄的增长是无法抗拒的。而人到老年,就一定会与颓废、暗淡、毫无生气一类的词语相伴吗?不,老年也可以是如诗的年岁,个中缘由,读过著名文学家余秋雨教授《关于嫉妒》一书的,相信您会有所感悟的。书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终于到了老年。
          老年是如诗的年岁。这种说法不是为了奉承长辈。
          中年太实际、太繁忙,在整体上算不得诗;青年时代常常被诗化,但这种诗太多激情而缺少意境,在我看来这也算不得好诗。
          只有到了老年,沉重的人生使命已经卸除,生活的甘苦也已了然,万丈红尘已移到远处,宁静下来了的周际环境和逐渐放慢了的生命节奏构成了一种总结性、归纳性的轻微和声,诗的意境出现了。
          一般情况下,老年岁月总是比较悠闲,总是能够没有功利地重新面对自然,总是漫步在回忆的原野,而这一切都是诗和文学的物质所在。老年人可能不会写诗或已经不再写诗,但他们却以诗的方式生存着。看街市忙碌,看后辈来去,看庭花凋零,看春草又绿,而思绪则时断时续、时喜时悲、时真时幻。
          当然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生理障碍,但即使障碍也构成一种让人仰视的形态,就像我们面对枝干斑驳的老树,老树上的枯藤残叶,也会感到一种深厚的美。柔枝、新苗、青叶、繁花的美,未必替代得了。
          ……
          谈老年,当然避不开死亡的问题。
          死亡,即使在医学之外也是一个大题目。不少人把它看成是人生哲学中最大的问题,是解开生命之谜的钥匙,此处不作评述,我感兴趣的只是有没有可能让死亡也走向诗化?
          年迈的曹禺照着镜子说,上帝先让人们丑陋,然后使他们不再惧怕死亡。这种说法非常机智,却过于悲凉,但悲凉中又带着潇洒;见一位老人以杂文的方式发表遗嘱,说自己死后只希望三位牌友聚集在厕所里,把骨灰向着抽水马桶倾倒,一按水阀,三声大笑。这是另一种潇洒,但潇洒得过于彻底。
          我喜欢罗素的一个比喻,仅仅一个比喻就把死亡的诗化意义挖掘出来了,挖掘得合情合理,不包含任何廉价的宽慰。他说,生命是一条江,发源于远处,蜿蜒于大地上,上游是青年时代,中游是中年时代,下游是老年时代。上游狭窄而湍急,下游宽阔而平静。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江入大海,大海接纳了江河,又结束了江河。
          另一个把大海与死亡连在一起的比喻也很精彩。那是美国一位叫舒瓦茨的社会学教授在自己临死前讲给自己学生听的。他说,海洋里的一朵浪花漂流了无数个春秋,突然发现快要撞到海岸。它知道末日来临,神情默然。但它看到身边的一朵大浪花面对末日依然兴高采烈,便十分奇怪。大浪花告诉它:记住,你不是浪花,你本来就是大海的一部分……
          死亡即是如此,由此回过头来审视老年能不诗意沛然?
          这是一个终于告别了黄土峡谷、拦洪堤坝、功过恩怨、险情美景的年岁,潮湿的海风已弥漫于鼻口之间。
          涛声隐隐,群鸥翱翔。
          一个真正诗化了的年岁。

        所属类别: 资讯·信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