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刘玉珍:我爱北京天安门(2000-08-金色年华)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2日
         
        六旬老人在天安门广场义务捡垃圾六年
                                   刘玉珍:我爱北京天安门
                                     □ 李彦春

          晨曦中的天安门广场上,一位戴棕色手套的老人走走停停,她右手持木夹子,左手提塑料兜,三五步一弯腰。烟头、纸屑、果皮、瓶瓶罐罐等被她收拢得进了兜……
          老人叫刘玉珍,今年64岁,北京打火机厂退休工人,自愿到天安门捡垃圾已经6年了。
          俗话说,中国看北京,北京看天安门,为美化天安门,刘玉珍于1994年起,天天美容天安门——她心中的家。
          刘玉珍家住天坛,闺女家住前门,她带闺女的两个孩子。带孩子的去处,天安门,敞亮安全。推着竹车上的孩子,刘玉珍顺手捡拾地上废弃物,她的习惯是,“一看见地上的脏东西,心里就别扭,非捡干净不可”。久了,竹车的一头挂一塑料袋,满了,倒进垃圾桶。刘玉珍把这称做“收拾屋子”。“谁家大清早不收拾屋子呀”,看孩子,收拾屋子,刘玉珍认为两不耽误。“收拾屋子”,刘玉珍没对家人说。一是不值得,二是怕反对。待孩子会学舌了,刘玉珍瞒了两年多的事“暴露”了。女儿反对,说对孩子影响不好。刘玉珍想不通:“我不偷不抢,对孩子有啥不好。”她每天照旧。5个儿女理解当妈的,“闲不住,一天到晚总收拾,不管家里外头,爱干净。”“妈愿意这样就随她吧,只当早锻炼了。妈有个好身体,也是做儿女的福气。”对父亲,全家瞒着。父亲脾气大,身体不好。一晃三年,孩子进了幼儿园,刘玉珍把去天安门当成心事,一天不去,心里不踏实。赶上风雨天,她总往窗外瞧,待风停雨住,拔腿就走。老伴儿问:“干吗去?”“遛弯去。”刘玉珍说,这样的话瞒了老伴儿好多年,他后来才知道。
          3点45分前,蹬三轮准时把刘玉珍送到位于天桥的203早班车车站。冬天光线漆黑;夏天朦胧,刘玉珍为此制订的捡拾路线:先捡广场上看得见的大型垃圾,如纸板、纸屑、瓶子。然后转入地下通道,上来时,曙色微明,刘玉珍绕着纪念碑、参观纪念堂排队处捡如烟头、果皮、鸡蛋皮等细碎之物,最后收拾四个花池子。一般她8点前收工。
          如果赶上天气不好或人多,刘玉珍这天就改变路线,直奔目标——四个花池子。为什么偏心花池子?刘玉珍答:“为了毛主席啊!”刘玉珍把收拾花池子当成扫墓,“他老人家里面躺着,外面环境特脏,是对老人家大不敬啊!”刘玉珍管的另一闲事,对排队瞻仰主席遗容的群众宣传:“有BP机、手机的同志,请关机了。”她说:“纪念堂里讲究肃静,纪念堂外讲究干净。一肃一净,我能帮着做的,尽可能出点力。”如遇头次参观的老人,她就主动搀扶老人进去。
          6年捡拾,刘玉珍的体会是,人们的自觉程度一年比一年好,前些年,她刚捡干净了,
        一转身又脏了。刘玉珍默默弯下腰。问她为什么不教训不自觉者?她嗨了一声:“都是大人
        了,还是自觉革命好。”前年,一外地中学生参观纪念堂。刘玉珍捡拾中,一枚5分硬币滚
        到她面前,她抬头,见一男学生嘲笑:“舍你的。”刘玉珍怒了,“我要批评你这孩子,一、你不爱护人民币;二、我用不着你舍。你如果要钱花,大妈给你。”说着,刘玉珍掏出10元钱。这是刘玉珍惟一一次开口训人。她的想法是“孩子不说长不大”。
          长11米宽6米的花池子,“搁在前些年,捡一圈就两个半兜子”。现在,令刘玉珍知足
        的是“捡两圈才半兜子”。如今,遛早的老人、广场小贩成了她的帮手,“得得,我来,您少猫一次腰吧”。刘玉珍笑了,抓空擦汗。武警战士对刘玉珍的感激是向她庄重敬礼!道一声:“别累着。”
          刘玉珍的事被媒体报道了,人们从中觉悟,“管住自己,别让大妈受累”。刘玉珍一如既往,老伴儿态度骤变:“上了报了,咱得比以前干得更好。”刘玉珍的想法是,“我干了6年,不是为了上报纸,上了报纸后,我跟从前不一样了,那就透着假了。”这压力,让刘玉珍自然联想起性质一样的“不愿提”的一块心病。她工龄30年,要求入党30年,年年写申请,但始终在被考验的门外。退休前,她想,门里门外我都按党员标准要求做。退休后,她还是这么想。
          6月7日,刘玉珍作为特邀嘉宾登上天安门,邀请者是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和环保部门。十几个人簇拥着刘玉珍一阶阶登上城楼。这天,刘玉珍换了新衣裳。人们围在她身边,感谢话此起彼伏,说她老有所为:为市容市貌作贡献。刘玉珍就一句话:“应该的,应该的。”当她意外得到24K金天安门城楼模型和“我登上了天安门”证书时,激动了,她赤红脸:“这……这不应该。”
          目前刘玉珍心里矛盾,话也就透着矛盾,“按我现在的身体,捡个十年八年没问题。但我希望自己下岗,就是下不了岗,减负也成。”她憧憬那一天的到来,她不是来天安门干活的,是遛弯的是乘凉的是赏景的是看星星的。她期待人们的文明程度迫使她“老无所为”。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