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好沉好沉的一封信(2000-10-情系夕阳)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2日
         
                                 好 沉 好 沉 的 一 封 信
                                  □ 张梅珍 庄海红

          中秋的月,格外圆。一轮光华,夜明如昼,淡淡的银光,如轻纱薄雾,柔柔地洒在北京小巷深处的一座四合院里。小院整洁、古朴,也透着几分冷清。
          88岁高龄的王炎大娘寡居在这里。她的居室不大,一张40年代的漆木桌子,一张略微晃动的单人铁床。
          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老人转过身来,双眼眯成了一道缝,满额的皱纹都微笑起来:“我想你们一定会来的。”
          来人是北京军区总医院原副政委孙茂芳,他35年如一日坚持学雷锋,曾荣立一等功,被誉为“京城活雷锋。”他宽宽的脸膛,浓浓的眉毛,手中提着一个网兜,身边跟着几名战士。“大娘”,孙茂芳亲切地喊道:“您还是坐下多歇会儿吧。”
          孙茂芳沿着小屋踱步,他太熟悉这里的一切了。17年来,他的脚步、他的声音、他的心思,一直环绕在这里。他打开水缸,满满的;打开米桶,也是满满的;看看窗纸,平平的。昨天下班后他来过这里,已作好了节日的一切准备。
          几名战士早就忙乎开了,他们从网兜中拿出月饼、水果、鸡蛋放在盘子里,还切了一块带着“寿”字的蛋糕送到大娘面前。
          大娘笑呵呵地咧开干瘪的嘴,口腔中仅有的两颗牙齿也跟着兴奋地抖动着:“今天是节日,什么活都不要干了,我有话要说。”
          她吃力地打开了放在桌头的一只纸箱子,先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军用毛巾——一条边角已经磨损的毛巾,这是她最初认识孙茂芳时的纪念品。17年前的一天,王炎大娘因脚痛来到医院看病,她不知道挂哪个科,正巧碰上了孙茂芳。那时候,他还是个小伙子哩!他帮她脱鞋,因为脚臭,就打来一盆热水,给她洗脚,还用白毛巾为她擦干了脚。大娘很感动,就把这条毛巾珍藏起来了。
          大娘喝了口水,又从纸箱里拿出一条新床单和一件新衬衣。自从大娘看病以后,孙茂芳就经常到大娘家来。他还带着好几批学雷锋小组,帮助她做些家务。冬天,安炉子、买煤球、糊窗缝;夏天,支蚊帐、拆被褥、清灰尘;劈柴、提水、买粮都不用大娘操心了。那年春节,孙茂芳带着儿子儿媳一起来包饺子,给她铺上了这条新床单,换上了新衬衣。他们刚一走,大娘就把东西收藏起来了。
          大娘又从箱子里拿出许多对联,一数,17副。孙茂芳每年都给大娘送来一副对联,祝她健康长寿,大娘把这些对联都珍藏起来了。一个小小的纸箱,像个万宝囊:这副眼镜,是孙茂芳送给大娘看电视的;这个小壶,是让大娘在床上喝水用的;这台收音机,是让大娘收听新闻广播的;还有电影票、洗澡票……
          最后,大娘从箱子最底层拿出一个信封,她抬头望了望圣母玛利亚(大娘信奉基督教),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把信封交给孙茂芳。
          孙茂芳打开一看,不由得愣住了,这是一份遗嘱,上面写道:“我升天之后,我院子中的12间住房和全部钱财都赠予共产党员孙茂芳处理。”
          人们的思绪像休止符一样,停顿了一拍。
          遗嘱?一位基督教徒的遗嘱?垂暮之年如此重大的事情,她为什么不委托给她信赖的教会,不委托给志同道合的教友,偏偏重托于一个非亲非故的共产党员?孙茂芳也有些惊讶。
          大娘转过身子,面对圣母像,在胸前画了一个+字,然后不容置疑地对孙茂芳说:“我的终身大事,拜托了。”
          孙茂芳感到这封信好沉好沉,这里面装满了信赖和真诚,他从中感受到了共产党员的分量和魅力。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