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与毛岸英一起战斗过的一位老兵(2000-05-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0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0日
         
                                 与毛岸英一起战斗过的一位老兵
                                       □ 门志坤

          这位普通老人叫杨志明,默默无闻地生活在黑龙江省肇源县。
          今年70岁的杨志明,记忆力仍非常好。每当提起五十多年前的那场朝鲜战争,老人的眼里总要布满泪花。他说,那场战争使他和领袖的儿子走到了一起。他接着向我们讲述了和毛岸英在一起战斗的日日夜夜。

                                     先当丈夫后当兵

          杨志明,是黑龙江省肇源县头台镇人。由于家境贫寒,家里为能多一个帮手,多病的母亲在他16岁时就给他娶了媳妇。1950年,他被分到在广州的第四野战军十五兵团司令部任机要译电员,因为表现出色,很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和毛岸英在一起的34天

          1950年,美帝国主义把侵略的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以十五兵团司令部为主体的志愿军司令部,在夜色的掩护下,乘坐军用卡车,绕道长甸河口,从隐蔽式水下浮桥渡过鸭绿江,经过两天一夜的急行军,到达朝鲜境内的大榆洞(相当于中国的一个村)。这里四面环山,志愿军总部就在山坳中的平房里指挥全军作战。
          杨志明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先是在志愿军司令部任机要译电员,后来到机要处办公室任秘书,当时在彭德怀总司令身边工作的有两人:一个是参谋高瑞欣,一个是毛岸英。毛岸英是彭德怀总司令的机要秘书兼俄语翻译。杨志明办公的地方离彭总办公地点只有十来米远,凡是机要处送给彭总的电报都要由毛岸英签收、呈阅、保管,彭总阅后,这些电报如数退回机要处登记焚毁。就是从这时开始,杨志明和毛岸英走到了一起。因为这样的工作关系,机要处的同志和毛岸英的接触很多。但起初大家在交往中十分拘谨,这倒不是因为毛岸英当时已是一个团级干部,而是因为他是毛主席的儿子。
          人们崇敬毛主席,自然对毛主席的儿子也就格外尊敬,甚至有一种神秘感。因此,往往每当毛岸英和正在坐着的人讲话时,大家都习惯地站起来回答。后来,还是毛岸英自己把这种拘谨打破了。
          一次吃饭的时候,毛岸英又来到机要处,大家立即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几乎连饭都不知道怎么吃了,心里都盼着他转一转就走。谁知他不但没走,反倒坐了下来,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毛岸英先开了口。“同志们,你们看我长得怎么样?”他这一问,大家都愣了。你看看我,我瞅瞅你,谁也不敢吱声。就在大家非常尴尬的时候,毛岸英微笑地说:“我不是青脸红发面目狰狞的妖怪吧,大家为啥总躲着我。”这时大家才明白问话的用意。性格直爽的杨志明脱口而出:毛秘书长得很帅呀。
          毛岸英虽然不像他父亲那样健壮魁梧,但也是高高的个子,英姿挺拔,眉宇间透着一股灵气。他自己说,他很像母亲杨开慧。见沉默已经打开,毛岸英接着说:“这样多好,你们不要对我总那样恭敬,不要把我当外人看待,以后咱们多接触,互相熟悉了,才不至于多少年后把同一战壕的战友给忘了呢。”毛岸英发自肺腑的一番话,令大家非常感动,一个领袖的儿子能这样和蔼可亲,多么难能可贵呀。
          在志愿军司令部,毛岸英和蔼谦虚、平易近人是大家公认的,不管对谁,他总是十分热情,一点领袖儿子的架子也没有。别看毛岸英平时与大家说说笑笑,可工作起来十分认真,特别是在遵守机要纪律方面他对自己要求最严。虽然他是彭总的机要秘书,但每次取送电报,从不往机要室里多迈半步,每当遇到译电员翻译电报,他从来不问不看。
          1950年11月23日,也就是毛岸英遇难的前两天,毛岸英又来到机要处,从来没去过北京的杨志明好奇地问毛岸英北京是什么样子时,毛岸英神采飞扬地讲开了,从天安门讲到故宫,从万里长城讲到天坛、地坛,从十三陵讲到北海,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看得出毛岸英学识的渊博,大家听得悠然自得。这时,杨志明突然问毛岸英:“毛秘书,那你为啥到这里来,毛主席放心吗?”其实,这不仅是杨志明的疑问也是当时全国人民的疑问。毛岸英没有马上正面回答杨志明的疑问,略加思索了一下说:“那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的亲人放心吗,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呢?”杨志明哪里知道,毛岸英来朝鲜时刚刚结婚不久,临行时,妻子刘思齐正在住院,毛岸英没有把真情告诉她,谁知道这竟成了他们的永别。
          就在那天晚上,大家和毛岸英一起谈起了他在苏联时的情况。杨志明说:“毛秘书,听说你在苏联长大,回来后说汉语发‘潮’,舌头根发硬,现在听你说的蛮好的呀?”毛岸英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与他领袖的父亲一样浑厚宏亮。“中国人不会说中国话,岂不是忘了祖先。”毛岸英接着讲了一段俄语叫这些土生土长的小战士开开眼界。当他流利地讲完后大家面面相觑,不知他说了些啥。毛岸英笑着说:“我说的是,同志们好,你们辛苦了,等战争结束后,我请大家到北京做客,请你们到天安门合影。”话音刚落,大家欣喜若狂地热烈鼓掌,整个室内沸腾了。每个人的心都好像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祖国,仿佛站到了天安门前一样。
          然而,时间刚刚过去一天。1950年11月25日,这是一个极为普通而让人不能忘记的日子,就是在这一天,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在来到朝鲜刚刚34天就长眠在了这里,给他28岁短暂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当天夜里,志愿军司令部的人员都没有入睡,大家都在默默地缅怀毛岸英同志,大约12时,由彭总署名的绝密电稿发往北京,向毛主席报告毛岸英遇难的噩耗。杨志明和其他两名译电员,怀着沉痛的心情,含着热泪译完了电文,这就是他们替自己尊敬的战友、兄长——毛岸英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回到祖国的杨志明

          1954年,杨志明回到祖国,组织上安排他入校学习两年,然后分到总后勤部学校管理部负责机要工作。
          1958年,杨志明结束了戎马生涯,转业回到了家乡,参加地方工作,尽管他对国家作了很多贡献,又有与毛岸英在一起战斗的特殊经历,但四十多年来从来没向组织要过什么待遇。
          杨志明老人告诉笔者,从朝鲜回国后,他保留了一些毛岸英的签字手稿和军功章、纪念章等,非常遗憾的是1998年那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把这些都冲走了,如今只剩下几枚军功章保存在肇源县博物馆。
          杨志明老人平静地生活着,不言半个世纪的风雨人生,默默地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安度老年。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