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论老年(2000-02-先睹为快)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6

         

        http://www.laoyou.com.cn 知识·休闲  2003年7月16日
         
                                      论  老  年
                                       □ 付晓军

          什么是老年?晚年就一定是老年吗?读过著名作家施蛰存的《论老年》一文,相信你会有所感悟。
          此文选自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往事如烟》一书。
          说起老年,就想到晚年。根据传统的修辞用法,晚年不一定是老年,老年人也并不年年都是晚年。太阳即将落山,夜幕尚未降临,这时候叫做晚。一个人的生命即将终结,还没有死,这年龄叫做晚年。晚年这个名词,并不表示固定年数或年期。一个在50岁上逝世的人,他的四十八九岁就是晚年。四十四五岁,就不能说是他的晚年。我第一次退休,是在1975年,“工宣队”送我回家,祝颂我晚年愉快。我心里好笑,你以为我过两三年就死吗?现在的青年人,经常以晚年安乐、健康祝颂老年人,却不知道老年人心里难受。这不是祝颂,简直是咒诅他快死啊。在我辈老人的词汇里,“晚年”这个词语仅仅在讲到一个已故世的人的最后几年才用到,从来没有当面对生存的人用的。
          记远不记近,这是老人十拗之一。我在青年时,和老辈讲话,他们对10年、20年前的事,会说得清清楚楚,对十天八天以前的事,却想不起来。我当时也想不通,以为这是老年人的古怪。现在我自己明白了。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每个人都有许多印象最深刻的事物。年纪越小,这种深刻的印象也越多。而到了老年,每天的生活都差不多,平淡无奇。昨天和前天一样,前天和大前天一样,没有特异的情况,因而也没有深刻的印象。这就是老人记远不记近的原因。说穿了,也并不古怪。
          老人饶舌,说话滔滔不绝。他愈说愈高兴,听的人愈听愈厌烦。这情况也确是有的。不过,饶舌的老人,也有好几种。一种老人是长久孤独地呆在家里,没有人和他说话,他也没有机会说话。忽然来了一个客人,老朋友,多年不见的亲戚,双方都有许多可说的话。于是,老人的话一发而不可收拾了。这种情况的老人饶舌,客人不会厌烦,因为客人知道,是他自己引逗出来的。在老人这方面,其实也不能说他饶舌。也许他已有好久不说话,今天只是并在一起总说罢了。
          如果来了一个普通礼节性拜访的客人,原来只打算向老人问候一下,坐一会儿就走。可是,他想不到老人打开了话匣子,使他没有站起来告辞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老人总是讲他平生得意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客人也不便说破,只好恭听下去。这种老人,确是饶舌得可厌。不过,青年人,我希望你们理解他,容忍他,静静地听他讲,千万不要打断他。老人讲他平生得意的事情,是他的孤独的退休生活的兴奋剂。让他自我陶醉一下吧。
           老人怀旧,这和记远不记近不同。怀旧是对无论什么事物,老人都以为从前的好。所谓“从前”,都没有一定的年期,10年前是从前,20年前也是从前。六七十岁老人所怀念的从前,总在二三十年之前。八九十岁的老人,怀念的常是四五十年之前。每一个人,从20岁到50岁,是他的黄金时代。饮食服饰的享受,世故人情的经验,亲戚朋友的交际,事业知识的发展,乃至财富产业的累积,成败升沉的阅历,都在这30年中。过了50岁,一步一步走入老境,社会渐渐地远离了他,生活境界渐渐地简单、缩小。他失去了活力,不会增加新的知识。于是,他说:一切都是从前的好。因为他无法享受现在的好。但是,也还有些不服老的老人,他们精神焕发地跟上时代,不甘落伍。
          有人提醒我,老人还有一个特征:嘴馋。不错,老人确实嘴馋,常常想吃。老人并不想吃他没有吃过的东西。因为那种东西,不在他的知识和记忆里。从怀旧的感情出发,我常常想吃年轻时以为好吃的东西。一般老人都不会趋新。青年人非喝可乐、雪碧不可,老人却宁可喝一杯郑福斋的冰镇酸梅汤,或觉林的杏酪豆腐。
          我讲到老人嘴馋,就有人提醒我:老人也好色。其实,也不用大惊小怪,好色也的确和嘴馋一样,不过是人性之一端而已。孟子说过:“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简直骂不好色的人是瞎子。这样看来,好色又何必讳言?不过,孔夫子早已告诫过:“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因此,我们可以说,老年人的好色,是出于美感;而青年人是出于欲念,虽然同是性。
          老人的好色,非但无所得,反而常常会有所失。这个失,与青年的失恋不同。老年所失的,是一种审美趣味的幻灭。世界上有多少老人,见过多少美丽的姑娘,过不了几年,就看见这个美丽已变成老丑。甚至,在看到她的美丽的时候,已看到老丑的阴影。白居易常常慨叹:“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老人好色,同时又悟到色即是空。这是青年人所不会理解的。

        所属类别: 休闲·时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