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母亲:我要常回去看您(2000-04-长幼之间)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9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19日
         
                                  母亲:我要常回去看您
                                     □ 唐禹民

          每逢妈妈的生日,我一般都要发去一封电报,遥祝她老人家健康长寿。妈妈80大寿时,我本应当回到她老人家身边好好庆贺一番,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又只能发一封电报,表示我深深的祝福。
          不久,小妹突然来电话说妈妈偶感风寒,住进了医院,问我能否回去探望。我听后脑袋“嗡“地一下,即刻感觉情况不妙。年迈的妈妈多年来一直与小妹生活在一起,平时有什么事,从来不告诉我,怕我为此担心。眼下显然是到了危急时刻,否则小妹是不会叫我回去的。
          我立刻起程飞往千里之外的西北重镇兰州。
          在兰州机场,小妹一见我便哭了。她对我说,要不是妈妈病得很重,我是不会打电话给你的。妈妈已有一个星期没进食了,只靠输液维持。妈妈虽嘴里不说,可心里却时时刻刻在盼望你能回到她身边啊!所以我才瞒着她给你打了电话。听了小妹的述说,我心里一阵酸楚,自责未能常回家看看年迈的妈妈,这时,我恨不得从机场一步跨到妈妈身边。
          我的妈妈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她目不识丁,一生中历尽了许多坎坷与磨难。她哺育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用传统美德和她完美的人格教育、影响我们。她尽了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
          负重是母亲的本色,像一切善良的母亲一样,耗尽最后一点心血去创造母性的天空、母性的大地:她默默无声,没有索取。
          对于母爱,我总想写一篇像样的文章,可是几次拿起笔来又放下了。古今中外,多少文学艺术家将浓墨重彩倾注在歌颂母爱这伟大的题材上,用尽了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来描绘似乎也包容不下母爱。
          当我来到妈妈病房时,妈妈正在昏睡中,手背上的针头连着吊瓶,药液在输液管中一点点地滴着。妈妈苍老了许多,脸色也不好,我不忍心叫醒妈妈。还是小妹叫了声:“妈,您看谁来了”妈妈无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我,突然眸子一亮:“禹民?”
          “妈,是我。”我扑到妈妈怀里,哽咽不止。
          妈妈睁大眼睛盯着我说:“禹民,我不是在做梦吧?”这句话像针一样刺痛了我的心,是啊,妈妈惦记儿子,儿子却不归,只能化作梦中情了。我深情地望着妈妈,妈妈脸上的皱纹,那是辛劳和岁月的堆积,那是我成长的印迹啊想到这里,我这年近花甲之人竟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妈妈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
          在离别妈妈时,我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要常回家看看。哪怕在她老人家身边多呆一会儿,妈妈都会感到最大的满足和安慰。
          衷心祝愿妈妈永远健康,快乐!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