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万里离休后的生活(2000-05-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0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0日
         
                                     万里离休后的生活

          1993年3月31日,在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闭幕式上,随着本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的产生,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万里,这位从政近60年的中共领导干部,开始他离休后的生活。

                                     一首意味深长的诗

          虽然万里已经年逾古稀,但离休对一位立志为革命奋斗终生的老革命家来说,毕竟是人生经历中的一个重大转折,他的思想很不平静,思前想后,百感交集,写下了一首意味深长的诗:“退休不发愁,桥牌加网球,还有许多好朋友,我的晚年乐悠悠。”这首诗,国内很少有人知道,万里也根本没想要发表,可是不知怎么不胫而走了。不久,中国新闻社在一篇反映万里离休生活的报道中,透露了这首诗,一时在海外新闻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和评说。一家杂志就这首诗发表评论说:“万里树立了真正能上能下的典范”。
          全国解放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建立起了离退休制度,明确提出干部领导职务不搞终身制,并强调各级领导必须以身作则,带头执行。
          作为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如何对待这个问题,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或者是在政治体制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万里以他自己的实际行动作了表率。

                                      “三不主义”

          万里对邓小平提出有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和中央的决定,坚决拥护,非常支持,认为这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表示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带头贯彻执行。1993年退下来之后,万里不止一次地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对我来说,不问事、不管事、不惹事,就是对当权责任领导的有力支持。
          因此,万里在实践中给自己作了三条具体规定:不参加剪彩、奠基等公务活动;不再担任名誉职务;不写序言不题词。离休以来,他遵守自己规定的“三不主义”,过着离休生活。
          1993年9月,万里刚退下来不久,第七届全国运动会在北京隆重开幕,大会组委会请他出席,一如既往地送去了主席台上的票和请柬,他没有出席。电视、广播和报纸报道中没有他,很多人感到很奇怪,进行种种猜测,有的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或者病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那天他和一些朋友去北京郊区平谷县山区农村参观了。
          此后不久,《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举行首发式,与此有关的中央领导人大部分出席了。按说万里应该出席这个会,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又没见到他。1993年12月26日,首都举行隆重集会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万里也没出席。
          ……

                                      不为了露面而露面

          1994年新年期间,万里与人谈起此事。他说:有些活动领导应当参加,特别是有关领导更应当或是必须参加,但那主要是指在位的领导,而不是不在位的领导。当然有些活动不在位的领导也可以参加,但不能反过来说没参加就是有什么不同看法,更不能说这是不“捧场”、不支持。对领导者来说,组织活动要实事求是,尽可能地少搞或不搞形式主义;对参加者来说,目的要明确,不要为露面而露面。
          万里说,我下来之后,现任领导对我是很尊重的,有些重大活动,还一如既往地请我去参加,还没有忘记我。但我毕竟已经退出领导岗位了,现在已经不是领导了,而是一名普通共产党员、普通群众,应当有这种自知之明,并以此严格要求自己,对待自己。
          万里处理这方面问题的原则是:不该过问的事,不问;不该管的事,不管;更不要惹事生非。万里说,尽管他们对我都还很尊重,许多重要活动都还请我去参加,但我考虑再三,基本上都没去。我认为不去比去好。去了坐在哪里?讲不讲话?讲什么话?许多情况不了解,讲了人家听不听?这些都是问题。而且去了也不见得起到多大作用。与其如此,还不如能不参加的就不参加,能不出席的就不出席。当然,“不问事,不管事,不惹事”,并不是不关心党和国家大事。有些事情,领导找我征求意见,了解情况,我还是坦诚相见,讲自己的看法和意见的,但这些只能供参考而已。如果我真正有什么意见,该说的时候,我想我还会说的。
          1994年国庆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45周年大庆,北京准备举办大型焰火晚会,请他去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他又不去。他的身边工作人员和孩子们着了急,万里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他说看焰火不一定到天安门城楼的观礼台上,咱们找个地方看。10月1日那天晚上,他带着大家到大会堂三楼东北角的西藏厅去观看焰火。万里说,这不是照样看得很清楚嘛!第二天电台、电视台和各大报都发表了一连串参加晚会人员名单,又没见到万里。万里说,我们是来看焰火的,不是来露面的,名单上有没有我们这些已经退下来的都无所谓。

                                   桥牌、网球、看书、读报

          万里退出政坛后,在生活上并没有感到枯燥。他的生活基本规律是:每天中午饭后要睡上一觉,起来之后(一般是3点钟)去参加体育活动。每周打三四次桥牌,两次网球,偶尔打一次高尔夫球。万里的桥牌水平是比较高的,牌友也比较多,既有老的,也有年轻的。万里说,他下来之后,什么职务也不干了,惟独桥牌协会名誉会长,他还愿意当。
          一日三餐,比较素淡,有时喝点啤酒。他在饮食上不挑剔,比较喜欢吃狗肉,时而吃上一次。
          晚饭后,看电视,除了新闻,他比较喜欢京戏。
          万里每天仍在坚持多年形成的习惯,首先是阅读当天送来的各种报刊和大量的内部刊物,以及中央文件。他说,这是他的主要信息来源,过去在位时工作忙,拿不出更多时间读这些;现在时间充裕了,花费在这方面的时间也就多了。
          万里的听力不好,影响语言交流,但视力很好,看东西不戴眼镜,有时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他的记忆力和分析问题的能力,依然不减当年。他说,我现在下去的时间少了,接触实际少了,我的主要信息来源,一是国内报刊的公开报道;二是港台海外报刊;三是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大量参考材料;四是中央和一些部门的文件;五是同一些领导和朋友交谈中了解的情况。
         
          编后 本文摘自《万里》(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1月第一版,张广友、丁龙嘉著)一书。本刊发表时,题目与内文略有改动。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