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岳母的半个儿(2000-09-长幼之间)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2日
         
                                   岳 母 的 半 个 儿
                                     □ 陈先学

          我从小丧母,父爱缺失,直到壮年,才在近亲中出现一个七旬多的岳母。因此,决心把她接进城一块过。不想她不干,说:“宁跟讨口的儿,不攀做官的婿。”我说:“女婿半个儿,我也是儿啊!”她说:“半个馍吃不饱。”我说:“还有你女儿那半个呢?”老人家没吭声,但仍坚持不进城。
          我将此事告诉妻子,妻说:“是你自找没趣。她压根就没同意咱俩结婚,嫌你结过婚,有孩子。”我说:“看来,我这辈子永远不会有妈妈了!”妻说:“也不见得,你没听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定时机还没到。”
          第二年,妻要“坐月”生孩子,我怕碰鼻子,没敢去请她。老人家却拎个小包走进了我的家门。我生怕失去刚刚自动飞进家门的岳母,因此,格外小心而真情地对待她。经常与她一块儿谈心聊天,建立母子间思想交流的感情热线。没多久,她说:“你不是半个馍,比我那几个儿子要好得多。”
          老太太十分节约,无论是剩菜剩饭,还是残汤剩水,一律不许浪费,我悄悄处理掉,她知道后就说我“败家”,但她又不忍心我去抢她那些剩东西吃,回头她只好更精打细算地买菜和煮饭。我给零花钱她不要,实在推不过收下,过不久存到一定数量,又转手交给她女儿。
          又过两年,岳母悄悄对我说:“陈先学,这回我可是真要回去啦。”我问为啥?她说狐死守丘,落叶归根,怕死在城里被人火焚。我没法再留住她。
          岳母回到农村,仍照常劳动。我每年去看她几次,又常常托人给她带好吃的东西;她也将自己种的新菜托人给我们带来,同样使我一家沐浴在慈母的爱海里。
          1996年冬天,忽然有人匆匆赶来,说岳母病了,我忙不迭请医生,带了抢救器材飞车赶去,见她已躺在正堂屋外凉椅上,由哥嫂们守护着,岳母已病得脱了人形,不过很清醒。她见我和她女儿已赶到,示意人们走开,要我走到她身边,几股筋似的老手抖动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元和一只银手镯说:“我把这两样东西留给你……”我要她留给两个儿子一家一样,她说:“不,他们没文化,手大心粗,保存不住。你是我半路得到的儿子,靠得住……”她将东西交给我,喃喃地断断续续地说:“这不比土地、房屋,它不是遗产,也不值钱,但却是爱情、爱心、劳动、节俭的象征,我就是藏着它(指银元)、戴着它(指手镯),从昨天走到今天,但不会走到永远……它是属于你俩的。”
          母亲说完,带着对儿女的爱离去了。一晃她离去五年,每当看见我为她拍的照片,或在她祭日时翻检旧物,仿佛又看到了她的音容笑貌。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