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俺宁死不当亡国奴(2001-11-如歌往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2-21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8月21日
         
                                     俺宁死不当亡国奴

          我叫王玉楼,家住辽宁省黑山县无粮殿乡廉家村金岗子屯。1932年,鬼子开进了我们屯,他们烧杀掠抢,什么坏事都干,还逼着我们交粮、交租。那年刚上秋,镇伪警察署的人就又来我家催要粮租,因交不上,我爸躲出去了,他们就把17岁的我抓了去,连打带骂不说,还给灌凉水。我真恨死这帮日本鬼子和狗汉奸了。我想:俺宁死也决不当亡国奴!那天一回家,我就跑了,找义勇军去了。
          当时,我们的队伍经常在康平、法库一带打游击,和小鬼子、伪警察打仗就如同家常便饭,几乎天天都“比画”。但我们的装备赶不上鬼子,每场战斗都有人伤亡。
          有一次,我也受了伤,并伤得不轻。那天,我和几个人在一个农家院子里,门口正对着个场院,被日本鬼子从外面堵住,他们火力很猛,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我想趁着鬼子子弹扫射的间隙冲出去,可刚一起身,就被他们的歪把子机枪给打趴下了,我很快就昏迷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小肚子下边被鬼子的机枪打了个窟窿,肠子从里面流了出来,淌了一堆。我赶忙用手把肠子托住,一把泥一把草地堵着,然后,咬紧牙,再一点一点地把它都给塞了回去……那场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后来我们的人把鬼子的一个指挥官打死了,他们的人才旗倒兵散。
          那阵子,咱中国人可让日本鬼子欺负惨了,光被打死和活埋的就有多少人啊!光我认识和知道的,就有好几个人让他们扔进狗圈喂了狼狗。反正,我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就是要跟小鬼子拼。
          在义勇军,我使双枪,打起仗来,换子弹动作要快;骑着双马(骑一匹带一匹),为的也是行动快,万一这匹马受了伤,立刻就换乘另一匹。当时,队伍里的人都叫我“大快车”,就是因为我行动快、打枪快、骑马跑得快。我还有个让好多伪警察提起来就脑袋瓜子疼的外号,叫“草上飞”。提起这个名儿,他们就吓得够呛。我带着二十几个人,经常收拾他们这帮小日本的狗腿子。晚上摸到警察署,把住门,从窗户底下往里面扔它一颗手榴弹或苏式的“赖瓜”手雷,他们都得赶紧交枪……
          我在义勇军干了两年半,后来就随队伍进到山里参加了杨靖宇领导的抗日队伍,我担任小队长。当时,队伍缺粮。一天,我们下山筹粮,返回时遭遇了日本人和伪警察的部队,当时我们的弹药不足,最后子弹打光了,才被敌人抓了去。我被押解到哈尔滨,给定了个“反满叛徒”的罪名,他们要判我无期,我不服。后来又被送到新京(即长春)高等法院,最后终被改判了二十年。在狱中,他们给我戴着大号的镣铐,走路都得侧着身一点一点地挪,那年我21岁。在狱中度过了十多年,直到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了,我才被释放。
          回到家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当年我参加义勇军和抗联打鬼子的事,除了几个老年人之外,一般人都不知道。现在我很知足,并不想什么待遇的事儿了。没当亡国奴,这比啥都强啊!
        (王玉楼述 实 弓整理)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