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怕接电话(2000-02-翁妪心曲)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16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16日
         
                                       怕 接 电 话
                                         □张醒亚

          家里装了电话,我和老伴与亲朋间的沟通很方便,既能听到近在本市的孙子孙女喊爷爷奶奶的童稚之声,还能听到侨居海外的亲人倾吐思念故土的肺腑之音。听其声如见其人,品味起来颇有乐趣。但是,电话有时也令我们十分难堪。
           同一个楼门的住户并非都装上了电话。偏偏我那老伴待人贤惠温厚,热心实诚地把自家的电话号码说给人家。她常常楼上楼下尽心尽力地传呼邻居接电话。尤其在公休假日和夜深人静时,更是她“百接不厌,百传不烦”的“营业时间”。
           一次周末之夜,电话铃响,老伴照常去接,原来是某小姐请传住我家楼上的男友。老伴体弱多病,我主动代她从二楼往上攀登,想去尽一回义务。气喘吁吁,我敲开了门。只见那汉子光着身子只穿小裤衩开了门,我说快去我家接电话。他问谁来的?我说是一位小姐。这时,只听卧室里传出女人的声音:“你去呀你,姑奶奶我立马跟你拜拜!”那汉子被镇住了,摆手让我走开。无奈我只好下楼,听到那女的耍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叫人接电话,也不问问这是什么时候。”这话令我好生尴尬。
           我心烦气恼,进了自己家门,叭地一下挂了话机,对老伴直言相告:“往后咱不去尽义务了!”老伴听了我方才的遭遇,喃喃自语:“为啥?咱这是为的啥?” 
          去年的一天深夜,我和老伴入了梦乡,突然电话铃响 ,唤醒我忙下床拿起话机听“令”。话机里哼哼咳咳的男低音,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不干,快喝,来呀……”我问半天也不知是谁,那人似乎在挣扎,在呻吟,顿时,我毛骨悚然。次日我患感冒高烧,连续几天。
           自那次来电话之后,家人从我做起,凡是夜间电话铃响,一概不接。
          去年春节,全家老少团聚,看电视、玩牌、吃夜宵,至午夜电话铃响三次,无人敢于主动去接,因我有言在先,不愿让它打扰欢乐祥和的气氛。待全家人都困倦地进入梦境,电话铃声又长鸣不止,老伴被铃声唤醒,欲起床去接。早醒的我一把拦住老伴说:“睡你的觉吧,别去理它,鬼电话。”
          过了正月十五,海外来鸿,舅母在信中告诉我:“你舅父在病危之中念念不忘故土,盼你想你,其情难述。春节给你拨了几次国际长途,均无回音。大年初一,他走完了八十八载岁月,与世长辞。弥留之际,他还呼唤甥儿你的乳名……”
          这是何苦呢?怕接电话,竟然怕出了遗恨终生的怨悔,怕出了揪心裂肺的悲恸,怕出了隔断亲情的自责!唉……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