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依恋(2000-09-感情方舟)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情感·言论  2003年7月22日
         
                                     依  恋
                                    □ 老 咩
          老伴年轻时叫桂芝,嫁给我之后,由于不愿看继父的冷脸,从来不住娘家。我是个普通工人,没有出差机会,我们不曾体验过离别的滋味。我退休后,大女儿出嫁,儿子和小女儿外出打工,家中进进出出只有我和老伴。陋室土炕,安宁温馨;粗茶淡饭,香甜可口。或者读书看报,或者构思把笔,并不觉得日子枯寂与乏味。
          突然,女婿捎来喜讯:女儿生个儿子。老伴说,她得去伺候月子。虽然女儿与婆婆在一起,当妈的也不能无动于衷。我知道老伴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毫不犹豫地说:“女儿生孩子是大事,当然得去。”老伴说她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我自己在家没耐性做饭,吃不应时。我让老伴只管放心地去,我又不是没做过饭,想吃啥做啥,咋省事咋做。当年,老伴坐月子都是我伺候的,看到妻子坐在炕上解开衣扣奶孩子的情景,心里油然荡漾着幸福的感觉。觉得丈夫伺候妻子不光是责任,更是一种乐趣,便做得极认真极周到,妻子极满意。
          本来,我计划趁老伴不在家集中精力完成两篇长点的稿子。可是,老伴一走,房子立刻变得空旷而沉寂,我立刻觉得没着没落、孤独无依。但我没忘了该做的工作,拿出纸和笔,却说不清是心乱还是心空,无法进入写作状态,勉强开了个头,就再也写不下去。把写好的开头重看一遍,很不满意,撕了想重写,手中的笔就是停滞不前。本来,老伴未走时腹稿已酝酿成熟,为什么下笔这般艰难?还是往日的桌椅、往日的纸笔、往日的环境呀!以往,我在东屋写作,老伴怕影响我,她做什么都在西屋,不在我身边陪伴。难道,那时是她在西屋遥控我的灵感我的才气,如今老伴一走把什么都带走了?
          稿子写不出不能硬写,但饭不能不吃。为自己做饭,程序一样都不能少。我第一次发现做饭实在是很麻烦的事情。当年给妻子做月子饭的时候怎么一点儿都没觉得呢?而老伴为我做了几十年饭却未说一句累和烦。也许,一个人为别人做饭的时候与为自己做饭的时候不是同样的心情。为别人做饭是爱心使然,为自己做饭则是无可奈何。
          老伴在家时,我和老伴互相关照。如今老伴不在家,我管理不好自己。第二天便盼老伴能提前回来。以后几天,一天比一天盼得强烈。其实我明知道老伴不会改变对女儿的许诺。
          老伴回来的第一句话就说我瘦了,问我这一个星期是不是只顾写作常常忘了吃饭。因为老伴在家的时候总劝我少写点别累着。当她知道她不在家的七天我不但一篇稿子都没写成,而且书也读不下去,所有时间都由于她不在我身边而变得没了章法,老伴很认真地看看我,说我老了老了没出息。我看到她说我的时候她很美。
          这时我想,平日里,我总认为是我的退休金和稿费维持日子养活老伴,我是老伴的靠山,老伴没我不行。真的没认真想过老伴不在我身边,竟能影响我的写作。漫长的厮守已经使两个生命于不知不觉中形成不可割舍的依恋之情。即使偶尔分离,即使明知道老伴哪天能回来,也很难适从。看来,在生活中,没有老伴我也不行。
          从那以后,老伴不管去谁家,顶多只住一宿。她对别人说我不会做饭,对我却说,我自己在家,她到哪心里都不踏实。

        所属类别: 情感·心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