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国歌》的第一位听众(2000-10-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2日
         
                                  《国歌》的第一位听众
                                     □ 祁 海

          前不久,反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诞生历程的故事片《国歌》在广州隆重上映时,出席该片首映式的嘉宾中,有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他,就是国歌的第一位听众——珠江电影制片厂退休美工师张云乔。

                               在电车上听聂耳唱《义勇军进行曲》

          国歌的第一位听众,为什么会是电影界人士呢?原来,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30年代拍摄的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张云乔正是这部电影的美工师,他是著名音乐家聂耳的好友。
          1934年4月,24岁的张云乔在上海参加抗战题材电影《风云儿女》的拍摄工作。一天,他去办事途中,见到电影界人士孙师毅先生,他交给张云乔一张纸,说是《风云儿女》编剧田汉被捕前为该片写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原稿是写在香烟盒纸上的,刚找人誊写完毕,请他尽快把它交给影片公司找人谱曲。张云乔接过这张沉甸甸的稿纸,亲手交给了摄影场主任司徒慧敏。影片公司决定请年仅23岁的乐坛才子聂耳为这首歌谱曲。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张云乔在去公司上班的电车上巧遇聂耳。张云乔与聂耳并肩坐在一起,他问聂耳《义勇军进行曲》的曲谱写好没有。聂耳兴奋地说:“昨晚干了一个通宵,写出来了。但还没人听过。”张云乔立即说道:“快让我听听!”聂耳便轻轻地哼起来……当他哼完最后一句时,张云乔忘情地击节叫好:“太好了!”把前后的乘客吓了一跳,张云乔立即把音量降了下来:“聂子,你谱的这首歌充满了激情,准能流行!”但他心中却有个疑问,感到这首曲子的音符从头至尾都没用“4”,这是为什么呢?聂耳说:“如果用‘4’,就不够有力了!”
          张云乔和聂耳一起走进摄影棚,他就迫不及待地向在场的工作人员宣布:“《义勇军进行曲》的曲谱写出来了!”在场的人当即将这首歌的曲谱抄了几份,然后围坐在一起试唱,越唱越有力,唱完之后一齐鼓掌,那场面真是激动人心!
          电影《风云儿女》还没拍完,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就将《义勇军进行曲》灌成唱片提前上市,一下子就轰动全国。张云乔还是录制《义勇军进行曲》的合唱队队员。“国歌的第一张唱片,有我的声音呐!”如今,每当提起这事,老人就十分自豪。

                                      画笔写人生

          张云乔手中的画笔,并不仅仅是用来绘制电影布景。
          出生于商人家庭的张云乔,自幼酷爱美术,高中毕业后不考大学,而考入美术大师刘海粟任校长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张云乔在上海美专读书时,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画笔就是他的武器。但当时的刘海粟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艺术家只管搞艺术活动就行了,不要介入政治,为此而下令禁止学生参加进步活动。张云乔为表示抗议,愤然退学,转入新华艺术专科学校读书。
          张云乔在新华艺专刚毕业不久,“一·二八淞沪抗战”就爆发了。已是左翼作家联盟成员的张云乔积极投身支前活动。他亲眼目睹了19路军和上海人民奋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悲壮场面,霎时热血沸腾,才思喷涌,绘制了巨幅油画《一·二八上海闸北保卫战》。此画长1.4米,宽4米,于1933年在上海展出,引起极大反响。特意赶来观看画展的刘海粟还握着张云乔的手说:“云乔同学,你的作品画得太好了!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怎能不关心自己国家的命运呢?我过去不问政治,是我错了,请你原谅!”师生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令人遗憾的是,张云乔的这幅画毁于后来的战火。63年后,上海市要重建新的历史博物馆,请他重新绘制《一·二八上海闸北保卫战》,以便在新馆建成后展出。此时的张云乔已86岁高龄,要凭记忆把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战争场面重新画出来,画中人物就有上百个,还要站立作画,他的记忆力、精力、体力能行吗?张云乔一拍胸脯:“没问题!”
          于是,在炎热的盛夏,他一头扎进了狭小的画室,全身心地投入创作,经过三百多天的努力,终于在1997年底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此画高1.4米,长3.5米,比原作还要精细。上海宝山路的“淞沪抗战纪念馆”的工作人员闻讯立即赶来借画,先在该馆展出,将来再还给历史博物馆。北京卢沟桥的“中国人民对日作战纪念馆”也要展出此画……看着自己这饱含六十多年心血的作品如此受欢迎,张云乔感到莫大的欣慰。

                                     幸福的家庭

          在珠影宿舍楼张云乔的家里,老人搬出他和家人的照片给我看,和我谈起了他的家庭……
          抗战期间,张云乔来到贵州,一位年轻美貌的少女进入了他的生活。她叫任奉仪,是位中学教师,很倾慕张云乔的人品和才华,两人相爱了。但张云乔却对这门亲事有些担心,因为任小姐并非普通人家女子,其父任可澄是一位名人,曾任民国教育总长、贵州省代省长。岂料,任老先生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原来,老先生也是位爱国人士,当年是云南讨袁护国军统帅蔡锷的战友,讨袁檄文就出自其手。他很欣赏张云乔的爱国之心。
          任奉仪女士聪慧过人,她本来不懂电影,婚后受夫君影响,也成了影迷,并自学电影服装设计。解放后,张云乔调入珠影任美工师,任奉仪也成为珠影的服装设计师,曾担任《孙中山》、《廖仲恺》、《海外赤子》等多部著名影片的服装设计师,并获得过金鸡最佳服装设计奖。
          夫妇比翼齐飞,两人还经常“妇唱夫随”,任奉仪的京戏唱得很专业,而给她伴奏的不是别人,正是张云乔。张云乔是二胡高手,夫妇两人常在各种晚会上同台演出,够浪漫的。张云乔夫妇膝下有一子四女,个个事业有成。
          我问张云乔:“您的晚年生活真幸福,简直羡煞旁人。”他颔首答道:“是啊,我也很知足了。只可惜我的好友聂耳走得太早,没能赶上今天的好时光……”他抚摸着贴满老照片的相册和电影《国歌》首映式的请柬,无限感慨地说:“六十多年了,我还是十分想念聂耳。我本来不吃大头菜,聂耳曾送给我一罐云南家乡出产的大头菜,很好吃,直到今天,我都爱吃大头菜。每当我吃大头菜的时候,就想起了聂耳……”老人的眼中泪光闪闪。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