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内蒙古末代王爷(2000-05-人物春秋)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0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0日
         
                                   内 蒙 古 末 代 王 爷
                                   □ 杨·道尔基 阿斯钢

          1949年,内蒙古末代王爷——成吉思汗第34代嫡孙把旗衙门交给了共产党。他心情沉重,心灰意冷,不知这个新中国能否让他活下去,然而后来发生的一切,却令他做梦也没想到……
          1990年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视察内蒙古期间,专程来到鄂尔多斯高原拜谒成吉思汗陵寝,一位瘦弱却很儒雅的老人,自始至终陪着他参观。江总书记亲切地问道:“老先生贵庚?”当得知这位老人出生于1927年时,总书记哈哈大笑起来:“您还是小老弟啊!”
          总书记称之为小老弟的这位先生可不是一般人物,他正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第34代嫡孙,迄今在世的中国最后一位蒙旗札萨克,俗称王爷。他就是刚刚从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职务卸任、现退居在家的奇忠义。

                                    长房子孙备受重视

          奇忠义出生于1927年农历八月二十八,启名叫:“奇渥温·孛儿只斤·伊尔德尼博录特”。
          但是这个名字没用多久,进入少年后,他的父亲便给他取了一个汉名,叫奇忠义,主要是考虑便于同汉人进行交往。
          少年奇忠义的学习生活是艰苦的,家族对他的要求极其严格。
          1939年末,在郡王旗王府发生过一件不寻常的事情。一天,有一位自称叫“乌吉达”的日本人受日军包头前线指挥官的派遣来到郡王旗。王府上下的气氛凝重起来,王府里络绎不绝来了许多人。有盟长、各旗札萨克、重要仕官。
          交涉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当时,乌吉达态度很强硬。他要求各旗王公必须归顺皇军,把成吉思汗陵寝迁移到皇军管辖的安全地带,全体谒见日本军前线指挥官。
          然而,王公们还是机智地巧与周旋,郡王旗札萨克——图王遣其子巧设疑兵,迫使乌吉达星夜逃走了。
          1945年10月,奇忠义的父亲、郡王旗记名札萨克巴图吉雅辞世。王府决定由奇忠义继任记名札萨克,也就是王储。记名仪式很隆重,时值1946年农历正月十八,奇忠义身着深蓝色长袍、黑色马褂,腰扎黄色绸带……他恭恭敬敬地向在位的王爷、他的祖父行叩拜之礼,一顶红宝石蓝花翎王储帽子便戴在了他的头上,旗衙门的大小官吏都竞相向他叩头施礼。
          第二天,王府便通过专门渠道电报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备了案。奇忠义的王储身份得到官方承认。

                                     1949年的抉择

          1948年初夏,奇忠义参加完国民党所谓的“行宪国大”,回返内蒙古,当他赶到张家口张垣绥靖公署时,因为京包一线部分地区已经解放,只好寄留在张家口。
          奇忠义绕道回到呼和浩特。这时,老图王也在这里。鄂尔多斯西南部已被人民解放军占领。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把图王滞留在归绥城。1948年冬天,由于绥境动荡,董其武又使人遣护图王流离到宁夏银川市。奇忠义一直陪伴在祖父身旁。
          老图王人老思归,日日想着要回到草原,但国民党方面则想方设法劝阻、滞留,不让回返。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兵临郡王旗,旗里仕官远赴银川请示图王,图王同意与解放军进行和平谈判……3月7日,老图王客死银川。4月的一天,奇忠义谎称要去黄河东岸的新庙为祖父念经,在庙的附近有人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匹骏马。他骑上这匹马,昼夜兼程回到了日夜思念的郡王旗。
          郡王旗似乎一切如旧。共产党的军队还没有开来,国民党的军队还在乱窜。6月,奇忠义承袭多罗郡王爵,任郡王旗札萨克。王爷的冠冕才正式戴在了他的头上。
          1949年8月,中共伊克昭盟工委书记高增培等一行到达郡王旗。8月5日,奇忠义即宣布郡王旗正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新中国成立伊始,奇忠义把旗衙门全部交给了中共东郡工委,并对工委书记声称:如果能让我这个旧王爷活下去的话,我想去读书!
          1949年11月,中共伊盟盟委特别邀请奇忠义任伊克昭盟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1950年3月,在郡王旗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他被选为郡王旗人民政府旗长。

                                      淡泊名利的“王爷”

          在后来的“文革”风暴中,奇忠义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冲击。1979年,重获自由的奇忠义被组织上任命为伊克昭盟政协副主席,这时他已经52岁了。不久,他又担任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转眼时间到了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海内外故友新朋,竞相与他结交,奇忠义成了名人;盟内各级领导有许多曾是他的部下,对他也推崇有加,他成了政要……对这些,他漠然视之。
          奇忠义一生对读书、学习文化情有独钟。早在1962年,他担任文化教育副盟长时,就曾建议编纂伊克昭盟史志,因“文革”开始就搁置起来。复出后,他以惊人的毅力组织人员,查阅资料。90年代初,他患青光眼病,仍然用放大镜,一字一字仔细斟酌,精心过滤。奇忠义创造了一个奇迹:20年间,主持编纂了1380万字的著作。
          当我们问这位老人:“哪里来的精神和毅力?”
        奇忠义微笑着回答:“无以报答这个时代,勉励奋进吧!”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