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信息分类
        资讯分类
        分类
        杂志浏览

        字号:   

        花甲舰长的蓝色情缘(2000-08-传奇人生)

        浏览次数: 日期:2003-07-22

         

        http://www.laoyou.com.cn 人物·往事  2003年7月22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序列中,有一位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舰长,他就是原“郑和”舰——我国第一艘远洋航海训练舰的教练舰长冯缵枢。他驰骋大海40载,61岁光荣退役,人称“花甲舰长”。                          

                                    花甲舰长的蓝色情缘
                                      □ 刘永路

          冯缵枢又被誉为“舰长之母”。他在海军教官的岗位上耕波犁浪,为人民海军培养出一万余名学员,其中一百余人成为舰长,12人成为将军,而他自己离休前的军衔仍是大校。
          “八一”前夕,笔者采访了现居住于上海海军某干休所的冯缵枢夫妇,聆听他们讲述着一个个与海结缘的故事。

                                  拿着陈毅的亲笔信当上了海军

          194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18岁的上海市政府办事员冯缵枢闯进了上海市市长陈毅的办公室,鼓起勇气说:“陈市长,我想去当海军!”“哦,”陈毅盯住冯缵枢问:“你这个小鬼,为啥子要当海军呀?”
          冯缵枢大声地说:“昨天晚上我听广播里说,新中国要组建人民海军,号召党团员积极踊跃报名。老总,我想到大海上为新中国开军舰!”
          陈市长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好嘛,我给张爱萍同志写封信,你去找他!”
          两天后,冯缵枢怀揣着陈毅市长的亲笔信,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舰艇部队。
          1954年,年仅23岁的冯缵枢荣升为新中国第一代新型护卫舰舰长。他指挥的“成都”号战舰,是当时共和国从苏联进口的4大主力战舰之一,他是该舰第一任舰长。
          是年春天,东海舰队某军港码头,彩旗飘舞,军乐震天,随着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将军的一声令下,冯缵枢指挥战舰解缆起航。摄影师们把镜头对准陶勇和冯缵枢。不久,冯缵枢年轻英武的照片便出现在有关媒体上。

                                   “舰长就该这样当”

          生活的海洋中有许多暗礁险滩。60年代中的一个寒冷的冬天,冯缵枢被一场政治运动的险涛恶浪冲进了旋涡,在最困难的日子里,是妻子陈敏带着两个儿子,给了他许多安慰和鼓励。是爱的力量使冯缵枢硬是挺过了一个又一个生死关头,然而此时他却离开了心爱的军舰,调到海军高级电子专科学校任战术教官。1980年他又被调到南海舰队训练中心任副主任。1987年,我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制造的远洋航海训练舰——“郑和”号下水,冯缵枢被调到该舰任教练舰长。
          几十年来,他在教练岗位上辛勤耕耘,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年轻舰长和优秀军官。当年这位共和国最年轻的舰长,现已成了最老的舰长。
          他虽然只有1.65米的个头,但任何时候都腰杆笔直,两脚生风,一年四季,手上的手套雪白,脚上的皮鞋一尘不染,古铜色的脸上,双目炯炯发亮。海军是一个技术要求非常高的特殊军种。每次学员上舰实习,冯缵枢总要给上一课,核心内容就是一个:严!
          “老爷子”的严格在全海军是出了名的。有一年冬天,寒风刺骨,上午8时整随着一
        声长哨,升旗仪式开始,军官行举手礼。突然,冯缵枢发现有一名中校军医竟然戴着皮手套。他低沉而又严厉地命令:“摘下来!”全舰肃然。每次靠上一个码头,冯缵枢总要戴上雪白的手套,上岸散步,边走边摸,看看舰身是否有损伤,有灰尘,有脏物,看看别的舰艇有哪些管理新招。有一次,“郑和“舰靠在一艘登陆舰旁,他突然发现登陆舰左舷甲板上有脏物,便立即意识到,是从本舰右舷 窗扔下来的。他大步上舰,下令——查!冯缵枢叫右舷住舱所有人员全部下舰,清除脏物,打这以后,《舰艇条令》在“郑和”舰每个人的心里都生了根。
          冯缵枢扎实的航海业务,使学员们对他既喜欢又敬畏。喜欢他,是因为和他在一起,总能学到教科书以外的许多东西;敬畏他,是他严格的提问和检查,使他们难以过关。有一年海军组织驱逐舰舰长合格考试,冯缵枢被任命为考核组组长。海军各舰队大型驱逐舰汇集某海区,冯缵枢上舰先不出题,却一头钻到舱底,用一整天的时间把几千颗螺钉摸了个遍,查出43个松动、滑丝、生锈的不合格螺钉。舰长们愣住了,舰队司令却高兴了,他对舰长们说:“舰长就该这样当!”

                                   “你是真正的海军!”

          一年365天,冯缵枢和他的“郑和”舰有220多天漂泊在海上。 冯缵枢对大海有一种别
        样的依恋。他在海上呆久了,冷丁回到岸上会因为不习惯而睡不着觉。回家休假的一个晚上,他在似睡非睡中听到一阵军舰离港的声音,就“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原来这是妻子特意跑到军港给他录的一盘磁带。陈敏太了解他的丈夫了,这盘磁带不仅有军舰的各种机器声,还有各种水鸟的叫声和潮涨潮落的波涛声,冯缵枢总是在这种奇妙的音响中渐渐入睡……
          1989年春,“郑和”舰作为中国人民的友好使者单舰横渡太平洋,越过180度子午线,
        首次出访大洋彼岸的美国夏威夷。通过某海区时,遇9级大风,涌浪高达10米,盖过驾驶室
        顶部,打断锚钉杆和栏杆。冯缵枢4天4夜没离开过驾驶室战位,驾驶军舰战风斗浪。
          珍珠港出现了,美方派出引水员,要替我方操舵靠码头,冯缵枢谢绝了。军舰徐徐进港。不知美国人是有心还是无意,他们在中心泊位第26区,只给“郑和”舰留下一个几乎与舰身等长的泊位,并派出两艘拖船跟随“郑和”舰之后。美国人说:“如果靠不上去,我们用拖船帮你们顶靠上去。”
          冯缵枢一挥手:“叫你们的拖船离开,我们自己靠!”话语中,带着中国军人的自信和尊严。以太平洋舰队司令杰里迈亚四星上将为首的数千美国军人,瞪着蓝眼睛,屏息凝神地注视着中国军舰怎样靠码头。
          只见冯缵枢镇定自若地指挥“郑和”舰高速驶来,连下几个干净利落的口令:“停车!倒车!左满舵!”“哗!”巨大的军舰严严实实、稳稳当当地靠上码头。顿时,岸上军乐齐奏,礼炮震天。 随舰的中国通、美海军联络官K上校拍着冯缵枢的肩膀,伸出大拇指说:“冯,你是真正的海军!”

                                      不舍的蓝色情缘

          1991年“七一”,冯缵枢荣获全军优秀共产党员光荣称号,荣立二等功。同年“十一”前夕,他结束了战风斗浪40多载的海军生涯,告别了朝夕相随半生的军舰,光荣退役。那天,他和妻子双双佩戴大红花,接受两名将军和“郑和”舰全体官兵的庄严军礼。
          离休后的冯缵枢经常接到部下和学生们发来的邀请函,登军舰,上海岛,为广大基层部队官兵作报告,用他们夫妇献身海洋事业的精神,鼓舞激励着成千上万名年轻的海军官兵。1997年,冯缵枢夫妇赴美国探望留学的儿子,回国途中,特意转道香港,参加香港回归祖国交接仪式。当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在香港上空的时候,冯缵枢的眼中滚出了一串串激动的热泪……冯缵枢告诉笔者:今年的“八一”节,我和老伴要到沿海一带走一走,看看我的部下和学生,也看看海军的新型战舰,我是个闲不住的人,这辈子与蓝色的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属类别: 人物·人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